首页 > 书库 > 《六界为聘》新六界仙尊开服表 全文阅读 六界为聘平胸小受文

六界为聘

玄幻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六界为聘》的小说,是作者绿里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白景归西山,碧华上迢迢。今古何处尽,千岁随风飘。海沙变成石,鱼沫吹秦桥。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 谁人在奏曲轻歌?曲调与声音都是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7 06:07: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六界为聘》的小说,是作者绿里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白景归西山,碧华上迢迢。今古何处尽,千岁随风飘。海沙变成石,鱼沫吹秦桥。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 谁人在奏曲轻歌?曲调与声音都是

《六界为聘》免费试读

白景归西山,碧华上迢迢。今古何处尽,千岁随风飘。海沙变成石,鱼沫吹秦桥。空光远流浪,铜柱从年消。

谁人在奏曲轻歌?曲调与声音都是那么的熟悉。

只是四周为何如此黢黑?连一点光都没有,这是什么地方?就这样渐渐睡去,会死的吧?

不知道心里为何会有无法割舍的执念与不甘,浑身是伤的小女孩衣不蔽体地倚靠着一根光秃枯裂的树干沉沉地闭上了眼睛,然而她额间却隐隐闪着青蓝色的印记,像是一朵幽兰。

薄野的山丘上一片荒芜,日月也失去了光辉,尸臭与血腥已经消失在这里许久了,毕竟千年来没有人再踏足过此处。只剩呼啸着的刺人肌骨的寒风与残枝枯骸沉痛悲寂地哭诉这里的苦寒。

这里的黑夜是漫长的,寂静的,如同一座死城,在这里没有活人能从黑夜挨到白昼,这就是神弃之地——云荒薄野。

终于到了白昼,然而凭借黯淡的日光,只能看到薄野被浓厚的雾气笼罩着,然而那团浓厚的雾气中,却透射出一丝幽幽的青蓝色的光。那道微弱如流萤的光缓缓移动,白色的雾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瘦弱矮小,扶着身旁的枯树时间静止般地一动不动。

忽而一阵巨响,打破了薄野的宁静,那个静止的影子也朝巨响的方向看了过去,不一会儿,天上传来雷般的吼声:“宥连!你疯了!那里是云荒薄野!”

薄野中瘦弱的身影微微一颤,像是被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到了。

又如时间静止一般,那个身影一动不动,不知道远处和天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那声雷吼之后不久,薄野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似乎是确定那些人都走了,身影微微地朝前移动了一点,而后越走越快,衣裙飘飘,长袂如飞,雾如同一张巨大的皮影幕布,那个黑影就如同皮影幕布后的小人变幻着姿态。

不一会儿,那个身影便到达了她的目的地,找到了巨响的源头。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地上巨大的坑,坑底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的,只是雾气太浓,她什么也看不清,于是她壮着胆提着衣裙朝坑底走去,然而泥沙干滑,她是伴随着自己的尖叫滑到坑底的,到达坑底时,她踢到了一个东西,吓得她赶紧往回爬,然而一只手却抓住了她细瘦的脚踝。

“啊!”

今日的薄野注定是不安静的。

“你叫什么?”雾中突然响起一丝慵懒低沉的男声。

“我没有名字!”女孩风马牛不相及地回答着。

雾中的男人沉默了,松开了抓着女孩脚踝的手,女孩逃也似地离开了那个大坑,男人轻叹了口气,被宥连和逄陵合力打入云荒薄野这个死地,无法动弹,本以为来了个可以解闷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个胆小鬼痴儿。

只是没想到云荒薄野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竟也有人居住。

男人百无聊赖地眯着眼睛闭目养神,不知道为什么宥连看到自己后就追着不放,也看不懂逄陵复杂的眼神,虽说神魔殊途,但是这千年来神魔两界并无冲突,宥连是嫌日子过得太过于太平了吗?他要好好想想他什么时候得罪他们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突然感觉到有一丝清凉的水滴滴在在即鼻尖,微一皱眉,睁开了眼睛,只见一个黑发瀑悬,身着白色衣裙飘如谪仙的小女孩,用素白的小手斜执着暗绿色的竹筒,那带着凉意的水滴就是从竹筒里流出来的。

小女孩看男人用金色的瞳眸望着自己,慌忙将竹筒抱着胸前,用宽大的衣袂遮住。

“继续倒水给我喝。”说完,男人就张着嘴等着女孩倒水,女孩思量再三,踌躇不前,最后把心一横,闭着眼就朝男人的嘴里倒水,然而男人却因等得太久正想说话,于是就这样他被突如其来的甘露呛得咳嗽不已,他微微抬手颤抖地指着罪魁祸首,眼睛已经通红,想他堂堂魔尊辛原竟然被一个小女孩耍了!今天出门竟然忘了让巫卜给自己算一卦,他辛原今天一定是犯小人。

然而却也因此,辛原能坐起来了,小女孩因为刚刚犯了错,于是十分心虚地到处找枯黄的野草给辛原垫着,让他舒舒服服地坐着,她还想找些吃的给辛原,只是这里一片荒芜,什么吃的都找不到,于是只好将枯叶上的露水小心翼翼地收集起来给辛原喝,好在辛原似乎是不用吃东西的,小女孩也因此安心不少。

辛原看着因为忙着给自己收集露水喝而跑来跑去的小女孩觉得十分稀奇,她只是个凡人,竟然可以在云荒薄野生存,听说夜晚来临后,云荒薄野境内的一切都会被杀死,不知道这个小女孩是如何躲过这一劫的,难道她天赋异禀?

看着越跑越远的小女孩,和渐渐覆盖上来的夜色,辛原越来越好奇。

然而他并不知道答案,因为小女孩一直没有再回来。

云荒薄野的黑夜果然是会杀人的,迅速溢满的毒瘴之气以及利刃般的风,都在一点一点索取着活物的Xing命,辛原张开结界,在自己平静安逸的结界里静看着云荒薄野变成一个吃人的怪物。

第二日,小女孩依然没来,辛原已经能动了,于是他在浓雾中寻找女孩的身影,浓雾并不能隐蔽辛原的金瞳,视浓雾为无物的辛原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女孩,只是她不再如昨日般飘逸,而是伤痕累累,衣不蔽体,而且额间隐隐闪着碎发遮挡了一半的青蓝色的光。

正欲用自己的衣服裹住小女孩的辛原被自己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女孩身上的伤痕被她额间青蓝色的印记迅速吸收,身上的衣服再次变回纯白,一丝血迹都看不到。

辛原拨开她额间的碎发,然而却只看见一个光洁的额头,什么都没有。

不一会儿,女孩就睁开了眼睛,抬头望着辛原,眼睛里没有昨日心虚的敬畏,取而代之的是不解的疑惑,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似乎在问辛原:“你是谁?”

辛原望着女孩手边的竹筒,昨日她还用这个竹筒给自己收集露水来着,难道她活在这里的代价就是失去记忆吗?

“跟我离开这里吧。”辛原朝女孩伸出手,女孩眨巴着眼睛,浓厚的雾气让她看不见辛原的脸,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把素白的小手放在了辛原的掌心,轻轻点了点头。

《六界为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