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蒲苇吟》蒲苇韧如丝 磐石无转移 虐文 蒲苇吟straight(直人文)

蒲苇吟

古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蒲苇吟》是安璧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青锦,青锦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马车颠簸,行路漫漫,掰着手指头熬过了十几个白昼黑夜,一日陈公公忽然掀开宫车的锦幛子,含笑道,“赞善,前头就是咱们的皇都了!” 我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01 12:03: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蒲苇吟》是安璧城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青锦,青锦道,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马车颠簸,行路漫漫,掰着手指头熬过了十几个白昼黑夜,一日陈公公忽然掀开宫车的锦幛子,含笑道,“赞善,前头就是咱们的皇都了!” 我

《蒲苇吟》免费试读

马车颠簸,行路漫漫,掰着手指头熬过了十几个白昼黑夜,一日陈公公忽然掀开宫车的锦幛子,含笑道,“赞善,前头就是咱们的皇都了!”

我伸颈笑望了一眼,云雾缭绕里那座红墙黄瓦相间的恢宏宫殿楼阁,便是我日后永久的居身之所了吗?

如此一想,心底又是幽微一阵凉寒,我唤青锦取来一只汤婆子,稳稳抱在怀里。青锦道,“小姐,自打咱们出了薄府,你的寒症似乎又是发了呢。”

我含笑宽解道,“没甚么相干,等到皇宫里吃一两副汤药就好了。”

青锦愁怨道,“也不知几时才能到皇宫,不知这宫车是怎么了,缓慢得很,好像不是高首大马拉的,反倒像是要屠宰的老驴拉的呢。”

我搡了她一把,娇嗔道,“你如今说话也不济事了,甚么老驴大马的,真真是乡野农妇的作风呢。”

青锦脸上一羞,笑道,“憋在这不透风的锦幛子里十来天,便是有襄王之才也江郎才尽了。”

我们俩个尚且取笑着,外面忽传来阵阵吵嚷声,青锦道,“小姐你且安心坐着,我去探探风头,立时便回来。”

我颔首道,“青锦你谨记着,‘出门在外,和字为天’。”

青锦笑着答应了出去,不多时便掀开锦幛子回来道,“是咱们先到的龙胤门首,陈公公才对了腰牌进去,后面便轻飘颠来一辆宫车,也挤着要先咱们进去,小姐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笑道,“甚么了不起的事儿,也值得这般兴师动众,他们既要先进去,咱们就停下来等一等吧。”

青锦急道,“我猜小姐就要这么说,就跟陈公公说让他们那起不知事儿的奴才先进,谁料陈公公说打他的脸不要紧,可是咱们赞善头一遭进宫便受人欺凌,他可咽不下这口火气。”

我微微一笑道,“他果真是有几分忠心的。”纤手轻掀开帘子,朝旁侧那辆宫车望去。

也是一辆四角挂着翡翠八宝明灯的宫车,明黄色的朱穗流苏,前头有四个穿着宫廷服饰的青年内监分乘四匹白马,一位四五十岁的老公公骑着一匹枣红的大马。规格用度和我皆是一模一样,想必也是一位七品的赞善了。

我朝陈公公笑道,“车马冲撞了也算是难得缘分,又不是甚么了不得的事儿,他们既然要先过,便让他们过去就是了。”

陈公公嗳了一声,转身吩咐前头几个青年内监道,“赞善吩咐,你们几个调转马头,让他们先过去,咱们且等一等。”

话音未落,对面宫车的锦幛子陡然掀开,一个极俊俏的姑娘伸出脑袋,笑道,“好了,好了,我就打赌说对面的宫车会让步的。”

我定睛一瞧,她才只十三四岁年纪,生得是雪肤花貌,明丽无俦,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打转,甚是讨人欢喜。

我笑道,“小妹妹,我却不懂了,甚么叫做打一个赌说我们的宫车会让步的?”

对面宫车锦幛后头有人笑道,“我家小姐年龄尚幼,言语间冲撞了赞善,还望原宥。”

声音苍老,想必是个老嬷嬷。

谁料那位姑娘却不以为然道,“甚么冲撞不冲撞的,抢到我手里的就是我的,你们既然已经答应等我先过,可不准抵赖。”

我含笑道,“妹妹言重。不过是先过后过,这也值得甚么抢的!”

那位姑娘俨然有几分得意道,“告诉你吧,嵩山庙的法师起了一张富贵卦,说是第三个进宫的妃嫔有菩萨佑护,祥瑞高照,我总算是抢到了第三个进宫的火候,皇上他必定会宠爱我的。”

我心底暗暗轻笑,表面却极是和蔼,“如此说来,便要恭喜赞善承蒙圣宠,恩隆不绝了。”说罢,轻掩上锦幛子,等候对方车马轱辘轱辘碾过。

青锦气道,“这位姑娘也甚是不知礼,抢了小姐您的彩头,还到处说嘴,不知廉耻。”

我宽解道,“甚么鬼神之说也值得一信!不过是唬人耳目罢了。咱们暂且静心过着,不去招惹无端繁扰。”

陈公公俯首帖耳地在我车窗畔低声道,“赞善气量浩大,绝非常人可比。这等事儿要是放了别的妃嫔那里,还不知要怎么鸡飞狗跳哩!”

我款然一笑道,“今朝倒是要感谢公公据理力争,不准我吃亏。公公的赤胆忠心,蒲苇谨记于心,没齿难忘。”

陈公公道,“赞善万万别折杀小的,混进宫里那么长的日子,甚么罪没遭过,唯独赞善还把小的们当个人看,知冷知热的疼惜,小的这辈子就是给赞善当牛做马,亦是心甘情愿,没有半点怨言。”

正说着宫车便缓缓动了,我朝窗外一瞧,无比恢宏明肃的一座座亭台楼阁,琼楼玉宇,幽然散发出皇都龙脉的正大浩荡之气。

陈公公道,“赞善且将锦幛子掩了,咱们才进宫可别撞上秦贵妃的十六抬大轿子。”秦贵妃,她又是何等厉害的狠角色?

我闻言急把锦幛子放下来,青锦道,“这就是皇宫了,怎么觉得宫墙都比咱们宣城的城墙高出两三倍还不止呢,这回跟小姐出来真真是大开了眼界。”

我笑道,“你往后开眼界的地方还多着哩。”

宫车停到了一座宫殿前,我由青锦搀扶着款步下车,绣鞋方踏落在一方青石上,耳畔便传来咯咯娇笑,“你可不就是那个让我先进宫的秀女?”

我凝望着眼前这位明丽逼人的小姑娘,笑道,“妹妹果真是先进宫讨得了好彩头!”

小姑娘娇笑道,“你也算是识趣的人物了,很合我的心意。不知你叫甚么名字,年龄几何,令尊官居何职?”

青锦上前道,“我家小姐年长于你,就该是我家小姐先问,你言语间颐指气使的又算甚么规矩!”

小姑娘甚是不忿,扬手一个巴掌打落,“我和你主子说话,你又乱插甚么嘴头!”青锦右颊登时高高红肿起来。

我蓦然一怔,却极力幽幽道,“妹妹,打狗也要看主人,你当着我的薄面掌掴我的贴身丫鬟,就跟打在我脸上没甚么分别。今儿是咱们秀女头一遭进宫的吉祥日子,便如此大打出手,往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我姊妹二人又该如何相处,这是其一。二则,此处宫殿煌煌人多嘴杂,知道的以为我贴身丫鬟冲撞了妹妹,不知道的还以为妹妹是甚么街头撒泼悍妇,Xing子暴躁,这话别说传去圣上耳朵里有违妹妹贤德之名,便是在宫婢内监之中议论着也不好听。今朝我的丫鬟妹妹打便是打了,往后如有第二次,我薄蒲苇绝不轻饶你,这句话,妹妹可给我记好了。”

小姑娘愣了一愣,俨然是被我的语气吓到,轻扯着老嬷嬷的衣袖走开。

我心内轻笑,就这一星戥子也称量的些微胆量,也敢当着我面掌掴青锦!

青锦道,“小姐……那位姑娘实在是……”

我道,“罢了,这次吃一掌掴便当是长记Xing,往后受委屈的日子还长着哩。”

“这位妹妹口齿倒伶俐得很。”

耳畔传来一声极清越的笑语,我抬首一瞧,竟是一位神仙也似的美人姊姊,肌肤白如美玉,娥眉曼睩,盼顾流波,樱唇皓齿,清俊不俗。

我款款下拜道,“宣城薄忠义之女薄蒲苇见过姐姐,姐姐万福金安。”

女子粲然一笑道,“如此伶牙俐齿,又这般美丽绝俗,简直是诗文年画上的人物,今儿真真叫我开了眼界。”

我脸上一羞,垂头笑道,“姐姐面前再也没有美人,小女不过蒲柳之姿,怎敌姐姐倾城之貌?”

女子掩嘴笑道,“好了好了,咱俩互相恭维奉承,没的恶心,落到旁人耳朵里去,还不知该怎么嘲谑这一对不识趣的傻子哩。”

我笑道,“还不知姐姐该如何称呼?”

“家父安城太守王道衍,小女闺名清姿。”

便在此刻,宫殿门首缓缓碾过一辆挂着宫灯的车马,锦幛一掀,但见一位穿着富丽的老嬷嬷缓步下车,对着我们几位秀女半蹲身施礼道,“几位添香,几位赞善,老奴理事房监管刘Chun来这厢给请礼了。”

众位秀女亦是一一回礼道,“刘监管有礼了。”

刘嬷嬷道,“今年各地遴选进宫的秀女统共八位,安城太守王道衍之嫡亲长女王清姿封六品添香,福居潇湘宫,领内务府八位内监,八位宫婢。”

王清姿福了一福。我心道,原来姐姐的品阶比我高了一层。

刘嬷嬷又宣,“广西宥城知府谢韬略之嫡亲二女谢燕璇封六品添香,福居秋水宫,领内务府八位内监,八位宫婢。”

适才冲撞我的那位小姑娘蓦然一笑道,“秋水宫这名字真真有趣,秋水宫,穷睡宫,可是叫皇上常来我寝宫就寝呢。”

我先是一笑,心头又迅疾掠过一片阴云,这个小妮子心狠手毒,翻脸无情,她的品阶比我高了一肩,怕是有些不好应酬。

《蒲苇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