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棠锦》棠锦txt 罗御 棠锦帝王攻

棠锦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是陆毓衍,郑夫人的小说《棠锦》此文是玖拾陆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话音一落,大堂里霎时安静下来。 忙着争论的老大人们面色各异。 有年纪大的,正是面红耳赤时候,生生叫人打断了,一口气还不顺,哼哧哼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4 18:03: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陆毓衍,郑夫人的小说《棠锦》此文是玖拾陆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话音一落,大堂里霎时安静下来。 忙着争论的老大人们面色各异。 有年纪大的,正是面红耳赤时候,生生叫人打断了,一口气还不顺,哼哧哼

《棠锦》免费试读

话音一落,大堂里霎时安静下来。

忙着争论的老大人们面色各异。

有年纪大的,正是面红耳赤时候,生生叫人打断了,一口气还不顺,哼哧哼哧瞪着陆毓衍,余光瞥见一旁的苏润卿,到了嘴边的讥讽话就都咽了下去。

他们可以不给陆培元面子,但他们不敢不给苏太傅面子。

虽说苏太傅已经卸任,可他颇受圣上信任,在朝中依旧能说上几句,为了一时口头之快,得罪苏太傅,这买卖委实不划算。

陆毓衍性子偏冷,查案就是查案,不会去李昀跟前告状,苏润卿则恰恰相反,他嘴巴快,只要他们在这儿推三阻四,改明儿五殿下就清楚了。

顺天府尹摸了摸汗涔涔的额头,凑过来低声问陆毓衍:“贤侄,润卿怎么来了?”

陆毓衍挑眉,声音不轻不重,正好叫所有人听见:“这案子闹得满城风雨,今早又出一桩命案,殿下不满意,润卿好奇那凶手怎么有那般能耐,大理寺、刑部、顺天府一道出动,都没揪着皮毛,就与我一块上宁国寺看了看。”

苏润卿正寻向衙役讨茶水喝,闻言转过头来,对上似笑非笑的陆毓衍,拼命忍耐住了拆台子的冲动。

是,他是好奇。

相熟的官宦公子之中,谁都知道他苏润卿好奇心重,比起八股文章,他更喜欢市井传奇、鬼怪志异。

苏太傅现今只在国子监转悠,苏润卿平时也接触不到衙门案子,这一次是凑巧,李昀奉命查案,他近水楼台,跟着陆毓衍走了一趟宁国寺。

原本以为是陆毓衍懒得跟他扯皮废话,他要跟着就跟着,这会儿往大堂里一站,苏润卿品过味来了。

陆毓衍根本就是拿他当盾牌,来挡住这些老大人们的唇枪舌剑。

偏偏,他跟陆毓衍是一条绳上的,别人是三大衙门,他们俩是五殿下亲信,不能窝里反。

苏润卿一面在心里痛斥陆毓衍不地道,一面扬起唇角笑了笑:“不止我好奇,殿下也很好奇呀。几位老大人,这都多少天了?不仅没查出个结果来,还死了个官夫人,明日殿下进宫,圣上跟前交代不过啊。”

顺天府尹的笑容挂不住了。

李昀交代不了,他们几个衙门难道会有好果子吃?

“贤侄、两位贤侄,”顺天府尹硬着头皮,挤出笑容来,“宁国寺里有什么发现没有?”

“我和润卿商量了,有些想法。”陆毓衍道。

这话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眼下最怕的是没有思路,无处追寻,连凶手的性别身份年纪都闹不明白,就算把整个京城翻过来,也一样抓不到人。

能有个想法,有一条线能跟着追查下去,比当无头苍蝇强多了。

刑部左侍郎田大人冷笑一声。

他刚才在与几位大人的口舌交锋中落了下乘,正是一肚子气没出发,听陆毓衍如此大言不惭,道:“贤侄,查案不比吃饭,不是对着菜牌点菜,要是错了方向,我们这些人也就算了,底下跑腿做事的衙役、官员,可就白费劲儿了。”

陆毓衍闻声,桃花眼斜斜睨了田大人一眼:“田大人说得在理,这案子原本就是顺天府的事儿,我就借几个顺天府的人手,要是出了错,烦请田大人帮着收拾收拾。”

苏润卿不知这话因由,其余人却都听明白了。

前回他们说的“但凡沾着一点儿边的都来擦屁股了”,陆毓衍一直记到了现在。

分明那句话是他们说顺天府的,陆毓衍这般记仇是做什么!

前次回敬过了,这次怎么还不放!

大理寺右少卿摇着头,暗暗骂田大人多事。

陆毓衍话是不多,但嘴巴厉害,前次就吃了亏了,这次做什么还惹他?

再说了,田大人是与陆培元不睦,要辩要骂、动手动嘴,尽管朝陆培元去,对着小辈撒气,算什么道理。

这下好了,案子的进展全交给了顺天府,等有了收获,功劳是顺天府的,跟他们没关系了。

真真是挨骂时一块挨骂,褒奖时半点轮不到。

亏大发!

顺天府尹是最乐呵的一个,贤侄长贤侄短的,低声和陆毓衍交流。

陆毓衍道:“也就是个想法,今天在寺中,郑博士一家太过伤心,我也没顾得上细问,还请大人去郑家与郑夫人娘家问一问,家中的仆妇们昨夜的行踪。”

顺天府尹诧异:“凶手不是杀了那么多村妇了吗?怎么查郑夫人家里下人?”

“也是以防万一。”陆毓衍解释道。

顺天府尹连连点头。

苏润卿跟着陆毓衍出了顺天府,一前一后往国子监去。

定下往做过粗活的妇人身上查访之后,陆毓衍问了岁儿一些郑夫人的平日起居喜好。

凶手能在半夜里孤身进入郑夫人厢房,她与郑夫人一定是相识的,若不然,即便是妇人,郑夫人也不至于放人进屋,还丝毫不防备对方。

郑夫人久居内宅,接触到的多是家中、或是娘家的粗使婆子,这些人有名有姓,案发时身在何处、做了些什么,先交由顺天府去查。

除此之外,郑夫人每旬都会出门,她爱好书画,与几位兴趣相投的官夫人一道办了个书画社,其中一位是国子监司业梁大人的夫人。

书画社里有几个做事的婆子,岁儿只认得模样,各人的来历背景,她说不上来。

陆毓衍只好去寻梁大人。

再者,郑夫人还接济了十来个善堂。

京城之中,大大小小的善堂有几十处,郑博士的那点月俸只够家中嚼用,但郑夫人的娘家有些家底。

郑夫人信佛,一颗菩萨心,这些年就拿出了些嫁妆银子。

与寻常官家行善不同,那些是只出银子,让底下人送去善堂,得一个乐善好施的名号,而郑夫人是经常去善堂里露面,教孩童认字,给他们做点心吃食。

善堂里头,也是有不少能做力气活的妇人的。

虽然要查访的地方不少,但总比之前大海捞针要好多了。

此时已经到了下衙的时辰,国子监里依旧还有不少人,有些在评说文章,有些在讨论郑夫人的案子。

苏润卿对国子监熟悉,一眼就瞧见了梁大人,两厢见了礼,陆毓衍说了来意。

梁大人连连叹气:“内子经常与我说,郑夫人对书画很有见解,与郑夫人办书画社,她受益良多。没想到出了这种事,两位随我一道回府,我让内子拿书画社的花名册给你们。”

章节在线阅读

《棠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