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终止流年钟于你》此生钟于你一人 百度云 终止流年钟于你章节在线试读

终止流年钟于你

古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简之尔兮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终止流年钟于你》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阿宁,楚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周遭似乎有些荒凉,或者说是贫困,原是在一茅草屋内。等我坐起来,随即环视一周,发现房间极小,放了一张床和几把凳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29 18:03: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简之尔兮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终止流年钟于你》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阿宁,楚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周遭似乎有些荒凉,或者说是贫困,原是在一茅草屋内。等我坐起来,随即环视一周,发现房间极小,放了一张床和几把凳

《终止流年钟于你》免费试读

等到我醒过来的时候,周遭似乎有些荒凉,或者说是贫困,原是在一茅草屋内。等我坐起来,随即环视一周,发现房间极小,放了一张床和几把凳子,果真是贫困地很。也不知是哪一个心善的贫苦人家将我捡回来的,我这是运气足够好啊!

正当我观察房间的时候,从屋外走进一人,也没有门,其实就是一匹缝补的布隔开。我先看到的是蓝色的衣服,心里打咕噜,这人不会就是哥哥了吧!我踌躇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抬起头来,定睛一看果然是哥哥,心中欣喜也很是无奈。我和哥哥二人四目相对,却不知怎么开口,只能傻傻地看着对方……

楚殇也看见阿宁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有些心烦意乱,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种见面方式。楚殇觉着是因为自己没有保护好阿宁,心中多有责备之意,此刻有些瑟瑟地看着阿宁,不知该如何开口罢了!

直到门外一阿婆送药进来,打破了这平静。阿宁同楚殇瞬间往门口的方向望去,试图打破这种尴尬了。阿婆道:“姑娘,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好几天了。”

我看着阿婆,心中感激,原是这位老人家收留自己几天了,问道:“我竟睡了这么久了。是阿婆将我带到这儿来的吗?”

阿婆看着阿宁,笑的很纯粹,典型地就是朴实人的特征了,回答道:“是这位公子将你带过来的,我只煎了几幅药,一直是这位公子照顾你的。”阿婆说完顺便将药递给那蓝衣公子,出门去了。阿婆也是知道看脸色行事的人了,这俩个人定是有事情的了。

蓝衣公子走上前来,坐在床沿边。我端倪着哥哥,眼依然是那个眼,眉毛依然是那个眉毛,嘴巴依然是那个嘴……可不知为什么看着他,总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平静。

他离我如此之近,少时觉得并无不妥,现在发现我不知是他哪儿捡来的妹妹,男女有别,颇为尴尬。

楚殇感觉到了异样,眼神依旧温柔地看着阿宁,仿佛是说明自己未曾变过一样,楚殇轻声道:“阿宁生病了,要吃药才能好的快。”

哥哥还是往日那般温柔,轻言细语,我一时之间思绪万千。我看着哥哥,用尽全力地看着他,仿佛他是一个陌生人般。他似乎是觉察出了异样,轻声问道:“阿宁,你这是怎么了?”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哥哥,绕像是看一个陌生人一般,我不知道他将我当成了什么!为什么当初会离开?兰铃是不是在月魔宫吗,为什么会流传出来?那字画还有琴谱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他没有及时地出现在花英镇?诸多问题,阿宁已经没有脾气问下去了,只得冷冷问道:“阿宁,倒像是一只猫一只狗的名字,不知有何意义?”

楚殇依旧带着宠溺的语气,目光温和,带着些许笑意,回答道:“阿宁想知道些什么,我定当告诉你,现在先把药喝了。”楚殇最后一句话稍带着命令的语气。

我点了点头,也没有那么多的矫情,伸手去拿药碗。可哥哥也不让我碰那碗,自顾自地将碗里的勺子放在我嘴边,我有些含羞,不敢与哥哥对视着,低头只得喝了下去,还没等我说出我自己能喝药的话,那勺子又跑到我嘴边……直到我将药喝完,哥哥将碗放下。

楚殇看着阿宁,目光很温柔,可叹自己的媳妇总算是长大了。阿宁在江湖上游走了数月了,多多少少听过自己的事情了,以为阿宁是对自己有偏见,问道:“阿宁,现在怎么不叫哥哥了?”

哥哥很温柔,倒是比之前还要温柔几分,他看着我,总感觉不是看着当初的那个小小的我了,我不得解。当然我有一大把问题想问哥哥,还没问出口,他倒是先问起来了。我盯着哥哥,终归自己示弱,最终回答道:“你不是有一个妹妹吗?不外乎多一个人喊你哥哥。”

楚殇饶有兴趣地看着阿宁,盯了阿宁好一会儿,阿宁这是吃醋了吗?楚殇用手轻轻拂去阿宁嘴边残留的药渣。

我看着哥哥,总感觉他待我同以前不一样了,等我回过神来,刚想用手推开他的手,他的手已经放下来了。我想:我终归是眷顾着哥哥的温柔了。

哥哥无声地笑了一下,摇摇头,道:“阿宁这是吃醋了吗?”

我脸微微一红,心中瘆然,他这是发现了什么?我强装镇定,回答道:“我怕是连吃醋的身份都没有……”

我懵了,我话还没说完呢,我眼睛睁地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哥哥,他的表情似乎是很享受。哥哥的一只手挽着我的腰,一只手拉着我的手,然后就这么毫无征兆地亲了我,一时之间,我都忘记了呼吸了。此刻,我能明显地感觉出来我的面部温度急剧上升,我想我那平时苍白的脸,现在得跟红苹果似的。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是静止了,我也忘记了反抗。难道是因着自己从小就不同哥哥背道而驰的缘故吗?

忽然,哥哥突然停下了,但是我和他相隔的非常近,我也忘记了该作何反应,只是我们这般近,他呼吸的气流往我脸上涌。

楚殇道:“阿宁,看着你长大的时间竟是这般长,不过好在你长大了。我们自幼便是许有婚约的,而我和你年龄差距十岁,我便以家中长辈自诩,是为你能信任我。”

听着这话,我心中窃喜,可表面装作镇静。我窃喜的是眼前这人不是我的亲哥哥,可也担忧,我不知能活多久。我半天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得怔怔地看着他。哥哥的这一句话让我忘记了询问诸多问题的答案,有这一句,自幼便是许有婚约的,便都释怀了。

哥哥对着我,目光温柔,轻言细语道:“你小时候在独幽谷里长大,那时我并不知你在哪儿,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六岁了。可你那时什么也不会,我心中懊悔极了。我想每天陪在你身边,可我这边又脱不开身,每年只能住上些许时日。阿宁,你知道每天数着时日算着离见你的日子有多难熬吗?”

我看着哥哥,心想原来他也是这般煎熬,问道:“既如此,你为何之后不再来找我了呢?为何在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么诀别……”

我心中有无数个疑问,真的是在是太多了,我不在乎他弄丢了曲谱,画像,我只在乎为何会遗弃我,当初哥哥的神情便是遗弃了我一样!

楚殇看着阿宁,一脸的哀叹,解释道:“那时候,我得到了蛇盈草的下落。可没几天,那蛇盈草的消息断了。我心中难过,懊悔,不敢来见你。”楚殇离开的主要原因是因着中毒了,最后只能迅速提高武功修为,压制住在体内的毒罢了!这些不想让阿宁知道,不想让她担心罢了!

可是哥哥的眼神有一丝丝欺瞒,亦或者是我看错了,他没有必要骗我。

我怔了怔,经历了好长时间的挣扎,问道:“那蛇盈草便是有可能解我身上的毒的药草?不过,那东西那东西委实难找。”

楚殇随即一愣,蛇盈草确实是难找,找了那么久也只有那么一颗罢了,淡然道:“还是被你发现了,不过我保证一定为你寻得良方为你救治。”

我听到这话,心中难过,凭什么这找草药的事情放在哥哥一人身上了,我更难过的是,我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对他说道:“哥哥说到的事情便要做到才行,若是做不到的话,将来要为我做的别的事情才算数。”

即使这东西再难找,也必须将这东西找到,但是也不应该让阿宁担心,楚殇安慰阿宁道:“我定当找得良方,阿宁要求我做到的我也会做到,不过,阿宁想让我为你办什么事情。”

我笑道:“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我想告诉你的时候再说。”

楚殇无奈地点了点头,他是真怕阿宁说出让自己离开她的话了。

……

这个话题着实能刺伤我们两个,我转移话题问道:“哥哥姓楚,那我姓什么?”既然不是亲妹妹,那我肯定不姓楚了。

楚殇的神情依旧很温柔,这个真是一个傻问题了,笑着道:“阿宁也姓楚,是和我一样的楚。”

我听着又懵了,看着哥哥不说话……

好吧,楚殇看着阿宁这个一知半解的模样,只得解释道:“刚巧不巧,咱们是同一个姓。”

好吧,我接受这个说法,应该是只要是他说的我都接受。我继续问道:“那我是唤作楚宁了吗?”

楚殇摇头回答道:“愿你不倦于人世,寻得世间之安宁,楚倦宁。”

我一听,这显然不是哥哥取的,应当是我那没见过面的父母取的吧!这是父母对自己最深的祝愿,他们生前应当想了好长时间。想必,我这父母生前定是受到了很大的困扰了,比如未得时间之安宁,下场怕是有些凄惨了。

我此时想知道关于父母的消息,不过精神不济,眼皮总在打架。

楚殇看着阿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现在的精神也有些不济,隐隐地有些心疼,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总是他楚殇是魔教教主又如何呢?若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保护不了自己想保护的人,那又有何用呢?楚殇暗暗地苦恼着,这些都不敢让阿宁知道,这样的话会造成阿宁的负担了。现在的阿宁是该休息了,可是阿宁又想知道些什么,楚殇似有保证道:“阿宁,你累了,先睡觉吧!等你睡醒的时候,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不食言。”

我点了点头,哥哥说话自是算数的,至少自己的心里,阿宁是愿意相信楚殇说的任何话的。既然哥哥都已经说了毁待在这里,自己也没有必要一直赖着哥哥了,这样会造成他

章节在线阅读

《终止流年钟于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