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逍行纪》逍行纪旒歆复活是哪一章 BG文 逍行纪蕾丝

逍行纪

仙侠已完结

新书《逍行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血红,主角林善,花梧,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归化城内突然到处点起了火头,一道道黑烟裹着烈焰直冲天空。喊杀声自四面八方传来,其中更混杂了无数百姓惊惶绝望的惊叫。 一个阴恻恻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31 00:06: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逍行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血红,主角林善,花梧,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归化城内突然到处点起了火头,一道道黑烟裹着烈焰直冲天空。喊杀声自四面八方传来,其中更混杂了无数百姓惊惶绝望的惊叫。 一个阴恻恻的

《逍行纪》免费试读

归化城内突然到处点起了火头,一道道黑烟裹着烈焰直冲天空。喊杀声自四面八方传来,其中更混杂了无数百姓惊惶绝望的惊叫。

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覆盖了整个归化城:“儿郎们,尽情洗掠。今日一天,由得你们快活!”

雷鸣般的欢呼声从四下里传来,听那声音,竟然是归化城的东南西北四座城门同时被攻破,匪兵已经从四面八方涌了进来。

花梧娘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起来,她尖叫道:“林善~~~不,相公~~~不,老爷,您,您别走啊,遥儿,你要保住遥儿啊!”她一手拎起了吓得面色惨淡的林遥,一溜烟的朝林善追了过去。

议事大厅内的花家众人以及诸多的主帖先生和药师一阵慌乱,倒是魏先生还有点大将的气派,急匆匆的点了几个护院的武师,吩咐他们将所有人聚集来了后院,准备凭借着后院坚固的围墙和房舍进行抵抗。但是魏先生心里也没有底儿到底他们能抵抗多久,归化城被攻破的过程实在是太诡异了,怎么才几声雷鸣,这城池就破了?

若般坚固的城墙都被攻破,回Chun堂这不过三尺厚的后院围墙,又能抵挡多久?

面色阴沉的林善拎着林逍一路到了后院,冲进了林逍居住的杂物房,扯了一块包裹皮将林家的家谱以及一点儿散碎的金银、铜钱绑成了一个小小的包裹牢牢的扎在了林逍的腰间。不等林逍反应过来,林善就拎着林逍一路朝后院最荒僻的角落奔去。

回Chun堂后院的花圃中,有一片黑漆漆的寸草不生的怪异土壤,据说这里以前种植过某种奇异的毒草,毒草死后毒Xing却残留在了土壤中,导致这里不仅是一根草都不生长,更是触者毙命。故而这一亩多的土地,绝对没人敢靠近。久而久之,因为无人打扫的缘故,这里已经变得遍地狼藉,黑色的土壤上满是腐烂的落叶和一些不知名的垃圾,隔着远远的就有一股子臭味隐隐飘来。

“爹爹,这里是?”林逍看到林善快速的奔向了这片回Chun堂内人人闻知色变的死地,不由得脸色也变了。

“乖儿莫怕!有丹令在身,土中剧毒伤不了你。”林善淡淡的哼了一声,突然一脚踏在了那块黑色的泥土中一块很不起眼的圆石上。地面轻轻的颤抖了一下,黑色的地面突然裂开了一条宽不过两尺的缝隙。林善夹着林逍,一步就跨进了裂缝中。地面再次轻轻的一晃,那裂缝消失得无影无踪。等得花梧娘提着林遥冲到后院时,哪里还找得到林善、林逍的影子?

花梧娘急得跳着脚的哭叫起来:“老爷啊,老爷,你就这么狠心丢下我们娘儿俩了?呜呜~~~遥儿也是你的儿子啊!”

林遥听得四面八方传来的越来越近的喊杀声,不由得也尖叫起来:“爹啊,救命,救命~孩儿错了,孩儿以后再也不敢了~”

究竟林遥以后再也不敢做什么,却是再没人知道了。

一条面上擦了烟灰,黑漆漆的脸上只有一对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的大眼滴溜溜的乱转时才可见一点白色的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蹦上了回Chun堂后院的墙头。大汉手持一柄长有六尺的特制强弓,眼看林遥在那里大声叫嚷,不由得‘桀桀’一笑,搭弓、放箭,一道黑影有如毒蛇一般噬向了林遥的心口。

花梧娘反应极快,她反手一抓,无比精准的抓住了长箭。

长箭上蕴含的力道并不强,以花梧娘的修为,她完全可以震断箭矢,并将箭矢反弹回去击杀那大汉。

但是,就在花梧娘体内真气要透体发出时,无端端的她闷哼了一声,两道鼻血自鼻孔中喷出,她浑身真气居然消散得干干净净。长箭‘哧啦’一声擦过她的手掌,带起了一道数尺长的血箭,贯穿了林遥的心口,从他后心透了过去。

林遥低着头,呆呆的看着资金心口上那个茶杯口大小的透明窟窿。他艰难的抬起头来,嘴角慢慢的滴下了鲜血。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同样面色僵硬的花梧娘,干巴巴的问道:“娘亲~您,怎么,不救救孩儿?孩儿,还不想死,孩儿,不想死~”

‘咚’,林遥仰天倒在了地上,却是已经没有半点儿气息。

花梧娘的眼睛猛的睁大,眼珠似乎都耷拉在了眼眶外。她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咯咯’声,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慢慢的转过身体,望向了那名大汉。

又有几名同样面擦黑灰身穿黑色短劲装的大汉跳上了墙头,他们望着倒在地上的林遥和鼻孔下挂着鲜血的花梧娘,不由得‘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一名后来的大汉拍着那持弓大汉的肩膀乐道:“老五,你看你射杀了人家的姘头还是怎么的?这老娘子想要一口水香了你呢!”

持弓的老五怪笑了几声,满不在乎的说道:“香了老子?也得她有这么大的胃口!嘿嘿,老神仙布下了‘四相锁魂阵’,管他归化城中有多少高手,现在都变得和小鸡儿一般,谁能香了老子?”

另外一大汉则是轻轻的摸着下巴上的胡须,朝花梧娘品头论脚的指点道:“老是老了点,还有几分风情。二头领不就喜欢这种调调么?”

一干大汉全都笑了起来,他们纷纷跳下了墙头,‘嘻嘻哈哈’的朝花梧娘逼近。

花梧娘眯着眼睛,眼珠里已经满是血丝。她一次次的调动体内的长青诀真气,但是每一次真气刚刚涌入经脉,就无端端的化为无形。每一股真气化去,就好像她的血肉也被香噬了一部分,她的内伤是越来越重。她的鼻孔里两道血泉有如小溪一样淌下,鼻孔和嘴角,也渐渐的渗出了血丝。但是花梧娘却好似没察觉到自己体内的痛楚,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们,杀死了遥儿!遥儿死了,死在他们的箭下!”

“谁杀了遥儿,谁就得为遥儿偿命!”

花梧娘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狰狞疯狂的笑意。她的嘴角咧开,脸上突然蒙上了一层青幽幽的光泽。既然没办法调动体内的真气,每一次吐纳反而还将自己的伤势变得越来越重,那么,就干脆自爆丹田好了。花梧娘丹田内,一团青幽幽的气团猛的炸开,原本无比温和有如Chun风化雨、润物无声的长青真气,此刻变成了一条条发怒的狂龙,涌入了花梧娘的经脉。

力量,再次回到了花梧娘的体内。

花梧娘双眸中闪过一道青光,她疯狂的大笑起来:“贼子,为我儿偿命!我的儿啊~~~”

一声凄厉的惨呼,花梧娘化为满天的残影,飞扑向了那几条Yin笑着逼向她的壮汉。

双掌有如铁板一样一次次的拍出,每一掌都蕴含了花梧娘苦修三十余年的精纯真气。每一掌,都有千斤上下的力量;每一掌,都将那些大汉打得骨断筋裂,甚至有几掌从他们的身前破入,从他们的身后穿了出来。

‘砰、砰’的闷响声震得回Chun堂的后院一阵阵的颤悠。花梧娘憋足了一口气,在那一眨眼的功夫内挥出了近百掌,硬生生的将那几条壮汉打成了一摊碎肉。尤其是那持弓的老五,在地上根本已经看不出那曾经是一个人,那地里就只留下了一摊狼藉的血水。

“遥儿,遥儿啊~~~”花梧娘体内真气一泻,血水滚滚从七窍中喷出,她仰天狂叫:“我的乖儿啊~~~”

“哼哼!”一声冰冷如刀的冷笑突然传来。一名打扮得不伦不类,穿了道袍却刮了一个大光头,左脚踏着一只生麻僧靴、右脚踏着一只锦缎云靴的中年人,突兀的出现在花梧娘的身前。这人面容瘦削,皮肤黧黑,容貌一点儿都不打眼,只是一只巨大的鹰钩鼻子,使得他凭空多了几分的阴鸠气息。他阴恻恻的看了花梧娘一眼,冷笑道:“小妞,这几个人,是你杀的?”

花梧娘咳嗽了一声,她体内的真气正有如阳光下的雪堆一样快速消融,随之而去的还有她的生命。她冷冷的看着这怪人一眼,点头道:“是,又如何?”

怪人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道:“很好!”

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怪人冷酷的笑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每次屠城之前,我总要给自己找点借口。这一次,借口有了!”

屠城,这般可怕的话在这怪人说来,却彷佛吃饭喝水一般轻松。一股子很深沉的酷戾味道自他言语中自然而然的飘出,逼得花梧娘不由得色变退后了几步。这一刻,这怪人给花梧娘的感觉,却有如回Chun堂曾经收购过的一条剧毒的‘三头金花蟒’,已经没有了一点儿人味,只有最惨厉的杀意和最凶残的杀心,花梧娘何曾见过这般恐怖的人物?

怪人阴阴的一笑,随手伸开右掌,一掌朝花梧娘的心口按了下去。

归化城外,距离东南西北四个城门九十九丈的地方,分别竖起了一支高有十丈左右的大幡。黑色的幡体上,用红色的丝线绣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灵兽。但是原本应该是正气盎然、神威凛凛的四方神兽在这大幡上,却满是一股子阴沉肃杀的邪气。一丝丝黑烟不断的自大幡渗出,慢慢的飘进归化城去。

每一座大幡下,都有十几名非僧非道的怪人盘膝而坐,懒洋洋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经文。

突然,这些怪人同时面露喜色的挺身而起,他们同时大喝道:“令主找到借口了~~~黑刀,传令屠城!”

归化城的东门口,一名骑在一头独角野牛背上,身穿厚重的黑红色铠甲,手持一柄丈八长大陌刀的狰狞壮汉听得这些怪人的吼声,不由得仰天欢呼起来:“儿郎们!屠城!屠城!不要洗掠了!***

《逍行纪》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