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华仪传》华艺传媒杜子健破产 鬼畜 华仪传妖孽受

华仪传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华仪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苏乐晨,主角苏乐熙,柳玉妍,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第二十七章万寿节【三】 和皇贵妃据说相貌与元后极其相似,又是一模一样的温婉性子,待人谦和,生了大皇子之后伤了根本再无子嗣,无心争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6 18:07: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华仪传》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苏乐晨,主角苏乐熙,柳玉妍,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第二十七章万寿节【三】 和皇贵妃据说相貌与元后极其相似,又是一模一样的温婉性子,待人谦和,生了大皇子之后伤了根本再无子嗣,无心争

《华仪传》免费试读

第二十七章万寿节【三】

和皇贵妃据说相貌与元后极其相似,又是一模一样的温婉性子,待人谦和,生了大皇子之后伤了根本再无子嗣,无心争宠,就连大皇子也是小小年纪就被抱养到了太后那里,最近十几年越来越不爱见皇上,皇上倒是越来越记挂和皇贵妃,说是皇贵妃不爱走动,朝堂上还记得和皇贵妃的人也不多了,和皇贵妃坐在那儿也不多言语也不多动作,真的就像是偶遇了宸妃才过来的,就连祝寿礼都没有拿出来。

苏乐熙没见过和皇贵妃,却是听说过这个人,才情万千,凤仪万种,年轻时候是京城第一美人,就是现在看着也是风韵犹存,一举一动都是姿态优雅。一般来说皇后是最容不下皇贵妃的,皇贵妃位同副后,对皇后的威胁太大了,和皇贵妃却是很聪明的躲开了后宫争斗,就连皇后对皇贵妃也是有所礼待。这样聪明的女人在这个时代不多见,这个时代的女人学得最多的就是三从四德,京中贵女学的最多的就是如何在后宅中立足在后宫中保命,和皇贵妃以和为贵独善其身,就是让人想要斗,都没有法子跟这个从仿佛超然于世外的人斗。

酒正酣时,宸妃突然说:“这宫中的舞乐看得久了倒是有些腻了,臣妾宫中有个宫女最是擅长鼓筝,不如叫她过来,也让皇上换换口味?”宸妃说话婉转动听,皇上又是在兴头上,就应允了。宸妃美目流转,不知在想什么,苏乐熙不觉间与宸妃的眼睛对上,本能的感觉到了一点危机,宸妃这个女人心机太深,早知道不是个好相与的,日后还是躲得远远地比较好,免得惹火烧身。

那宫女抱着筝弹了一曲后,苏乐熙也没觉得多好听,中规中矩,若是非要说只能说弹得尚可。宸妃拉下脸来,说道:“平日里在宫中弹得挺好,怎么今儿就这般?真是丢了本宫的人。”

宸妃娇嗔,惹得皇上抚掌,说道:“人有失手,这小宫女乍一来到这种场合,怕是早就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来人,赏百两白银,带下去吧。”那宫女欣喜,谢恩之后便退下了。宸妃还是对筝曲念念不忘,不知是谁提了一句苏家大小姐手里有名筝古刹寻音,皇上便想听听苏依依弹筝。

苏依依一听眼睛亮了一亮,今儿她本来就是想谈一曲,没想到天助她也,当下站起来,翩翩行礼,说道:“今日为皇上祝寿,臣女本就带了古刹寻音来,这边让丫鬟取来,为皇上与娘娘弹奏一曲。”

苏依依嘴角擒笑,瞧瞧抬头看向宸妃,又看看男宾席上的大皇孙,脸颊突然染上一坨红晕。她是什么时候认识大皇孙的?大概是去年吧,苏乐熙十三岁生辰请了些朋友来苏府,其中就有大皇孙,她远远地看了一眼就被大皇孙周身的气度迷上了。大皇孙与其他人是不同的,其他人会觉得她是个庶女配不上皇家,大皇孙却是对她尽心呵护,只要今天她能在皇帝的祝寿宴上一鸣惊人,只要她能为自己博得一个好前程,不愁没有机会嫁给大皇孙。

哪怕就是一个侧妃,甚至是庶妃,她都心甘情愿,那是大皇孙,可不是别的什么人!

苏依依弹的曲子难度极高,很多大师都不敢轻易挑战这首曲子,苏依依看来是下了一番功夫的。大皇孙看着苏依依笑了笑,他知道苏依依是在干什么,就是他请来宸妃为苏依依铺垫的,只是没想到宸妃首发这么高明,如果不是他事先知道,也是看不出来宸妃有意抬举苏依依。转头看见宸妃仿佛邀功似的看着他笑了一下,大皇孙心中不由嗤笑,宸妃算计太深,这般心机深沉的人还是不要走的太近的好,有求于人就给点儿甜头,女人一向是这么容易满足。

苏依依弹完之后并没有受到意想之中的满堂喝彩,众人脸色都是有些怪怪的,苏依依脸色有些白,已经没有刚才是时候那些喜悦了。宸妃也是有些不自在,看了一眼大皇孙,忙打着圆场,说:“大小姐这曲子选的也是太难了些,大小姐年纪小,想来假以时日,这首曲子能弹得刚好才是。”

苏依依有些颤抖,僵硬的行礼应是,皇上有些扫兴,略有赏赐便让苏依依回去坐了,宸妃很聪明,知道这时候抬举苏依依不是时候,忙说起了其他的事情,话头转了转,便是说到了让朝臣女儿表现一番,看看是大魏的女儿才艺双全还是外族的女儿能歌善舞。这提议博得了众人的一致好评,没一会儿就有人拿来了一个签筒,玩起了抽签游戏。

这抽签游戏与游湖会玩过的曲水流觞相似,各家的小姐自愿上前,由宫女从签筒中抽出一支签来,由小姐们作答,若是做不出便是自罚一杯水酒,本就是个游戏,无伤大雅。看着一个个摩拳擦掌的小姐,这可是御前,就是游戏也不能输了去,在御前丢人可不是小事!看刚才苏依依,真是丢人!

苏乐熙对这种游戏没有感觉寻了个借口便想出去走走,正好也吹吹风散散酒气,水酒喝多了也会醉,苏乐熙不喜欢这种感觉。宝和殿多是宴饮的地方,周围景致最是漂亮,有山有水还有一座小桥,连着一座亭子,苏乐熙走过了小桥,在亭子里坐了,鸳鸯喜鹊两个时常跟着苏乐熙在外走动,也是懂规矩,把亭子上挂着的帘子放下来少许,遮掩了一些视线,苏乐熙便半倚半靠在亭子里吹吹风,看看鱼。

“小姐昨儿是累坏了,今儿看着兴致也不高,奴婢去拿些酸甜的零嘴儿来给小姐姐攒攒口。”鸳鸯说这就出了亭子,准备悄悄回到宴席上,宫中御厨水平自是不差,那些糕点来给苏乐熙吃些也是好的。

见苏乐熙出来了,柳玉妍也是寻了个由头出来,和宋安娘一同前来寻苏乐熙,“今儿可是身子不舒服?怎么看着就不在状态似的。”

苏乐熙笑了笑说:“兴许是昨儿累着了,这会儿还是乏乏的,哪儿有什么不舒服。你们两个怎么都出来了?”

宋安娘笑了笑,说:“里面实在无趣,竟是些上不得台面的小门小户卖弄,无非就是博一个好前程,你是知道的,我从来不喜欢这些莺莺燕燕的东西,哪儿有骑马来得痛快。”

柳玉妍也笑,“你这嘴也忒狠毒,让别人听见了咋么得了。”

宋安娘说:“这儿那儿有什么别人,就一个玉研姐姐还是我家的。”

苏乐熙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什么,有些促狭打趣柳玉妍说:“前儿听母亲说你正在相看人家,这是订给宋家了?”

柳玉妍还没说话,宋安娘先说了,“我那哥哥也不知是走的什么运,我娘听说玉研姐姐在相看人家,连媒人都顾不上请就直接登了国公府的大门,国公夫人也是被我娘吓了一跳,原先是不愿意的,倒是玉研姐姐看得上我哥哥,这时候六礼都行了二礼了,要是时间赶赶,年前就得改口叫玉妍嫂嫂了。”

柳玉妍脸上绯红,说:“宋大少年轻有为,仪表堂堂,又是正人君子,宋老将军为国为民,教养出来的儿子也是胸怀大义,论起来也不是我低嫁了。”

苏乐熙说:“好啊,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们两个竟然是才想起我来,可见也没把我当成好姐妹,我可要生气了。”

苏乐熙该骚叫卖乖的时候最是会撒娇卖乖,这一番话说得倒真像是柳玉妍宋安娘两个欺负了她似的,惹得两个小姐妹都来哄着,谁让苏乐熙年纪最小,又是个机伶鬼儿,这边三个小姐妹玩的开心,都说是女生外向,柳玉妍这会儿还没成宋少夫人,话里话外都已经偏向宋宁玉了,也不知道真要到了出阁的时候国公夫人得哭成什么样儿。

宝和殿外欢声笑语,宝和殿内也是一派欢乐。这会儿是一个粉衣小姐正跳着舞,也不知抽到的是什么题目,一转身一抬腿之间倒是灵动,这小姐看着年纪不大生的甚是可爱。一舞毕,粉衣少女额头见了些薄汗,宸妃笑着夸赞了几句,引得皇上也是哈哈大笑。

赵茗雅向来不喜欢宸妃,当下冷冷说道:“儿臣听说宸妃娘娘也是极为擅长跳舞的,不如父皇让宸妃娘娘也献舞一曲?权当全了儿臣这好奇。”

宸妃听到这话脸色变了变,到底还是不敢说什么,只是看向了皇帝,皇上这会儿也是在兴头上,说道:“既然昭华想看你就跳一段吧。”

宸妃脸色不好看了些,恶狠狠地瞥了一眼赵茗雅,赵茗雅全然不在意,你能让这么过贵胄小姐给你表演,本公主怎么就不能看看宸妃娘娘起舞了?不过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妃子,小家子气的紧,这就受不了了。宸妃借口换舞衣去了后殿,赵茗雅还说了句请宸妃娘娘快去快回,免得这里这么多人等的厌烦了。皇帝也只是笑骂了几句,丝毫没有注意到宸妃脸色不愉。

这边宸妃刚回后殿,鸳鸯就来请苏乐熙三人了,说:“三位小姐快些回去吧,这会儿可是有好戏呢。”把情况说了说,又道:“公主这会儿等着三位小姐呢。”

“你瞧瞧,又是婉仪招惹出来的事儿,非得要咱们作陪呢。走,去瞧瞧去,免得婉仪觉得无趣了。”宋安娘说。苏乐熙和柳玉妍相视一笑,赵婉仪向来是随心情办事说话,仗着帝后二人宠爱皇兄纵容,无法无天惯了,这等把皇帝宠妃当做歌舞伎使唤的事儿都做得出来。苏乐熙不禁又想皇帝是不是真的宠爱宸妃,怎么这就让宸妃下去换衣服了,拦都不拦一下。果然女人不过就是男人的玩物么?

回到宴会厅的几人都换了位子,聚到了

《华仪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