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极恶大小姐:误惹采花贼》 BL 极恶大小姐:误惹采花贼小顶

极恶大小姐:误惹采花贼

架空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极恶大小姐:误惹采花贼》的小说,是作者淳于不不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呵,县令大人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学富五车年轻有为公务繁忙,怎会有如此闲情雅致来此一游啊?”牧夕酒夸起人来都不带喘气的,边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2 12:04: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极恶大小姐:误惹采花贼》的小说,是作者淳于不不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呵,县令大人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学富五车年轻有为公务繁忙,怎会有如此闲情雅致来此一游啊?”牧夕酒夸起人来都不带喘气的,边说

《极恶大小姐:误惹采花贼》免费试读

“呵,县令大人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学富五车年轻有为公务繁忙,怎会有如此闲情雅致来此一游啊?”牧夕酒夸起人来都不带喘气的,边说边看向身后这个冷清狭窄的小巷子,意思是你个当官的,不去做正事,到这种地方偷懒干嘛。

“本官乃微服出衙查访民情,不想正好亲眼目睹了一起故意伤人案的发生,正想缉拿案犯呢。”赵隐泽挑了挑眉,看出她眼里的不安焦虑,不禁暗笑着解释。

“哦,小女子斗胆一问,大人既为一县之长,乃百姓父母官,是否应当全力护百姓周全?而看到恶人仗势欺民,当街强抢弱女,为何不及时制止?”牧夕酒冷冷一笑,心里却在想,要是他是个贪官,她该怎么对付他,虽然眼下只有他们两个人,可她总不能杀了他灭口吧,一,她不会杀人,也不可能杀人。二,他认得她,如果伤了他,她指定跑不掉,牧府也得遭殃。

“牧小姐真是伶牙利齿啊。”赵隐泽没想到刚开始就被她堵得哑口无言,败下阵来。

“不敢,大人是否让一让,小女子要回家了。”牧夕酒不敢留在附近太久,要是那李常风的家人找来就走不了了。

“牧小姐,不要一口一个大人的叫了,这样太生疏。我们年纪相差不大,不如就叫我隐泽吧。”赵隐泽望着她美丽的侧脸,一时心动不已。

“这样不太好吧。”牧夕酒不知道为什么赵隐泽的态度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脸防备地看着他,“民女与大人身份悬殊,怎可失了礼数?”

“牧小姐无需顾虑,隐泽不是以一县之长的身份相压,只因前两日牧小姐在公堂上的从容无畏让隐泽心中亦无比钦佩,只想和牧小姐交个朋友,别无他意。”赵隐泽耐心地解释道,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而她一个弱女子遇到比自己强大的人,还能一如既往的冷静,略施巧计就能脱身,还重创对手,他都不知道是该为失去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而遗憾,还是该为她的精彩表现拍手叫好。

“你说要与我交朋友,又一口一声牧小姐地叫,我实在为难得很。”牧夕酒又在心里暗暗叹气,看来也不好拒绝他,可也不好随便答应。

“夕酒,可不可以请你吃顿饭?”赵隐泽小心翼翼地问。

吃饭?她才吃过没多久,还不饿。而且牧府就是开酒楼的,要是她那个爹看到她和堂堂县令一起去吃饭,不知会是什么反应,还是不要冒险比较好,想了想,征询地看向赵隐泽道,“饭就不必了,还是请我喝茶吧。”

“求之不得。”赵隐泽高兴地弯腰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带路。”牧夕酒在心里又暗叹了口气,刚才她一路走来就发现这个朝代的女子也并不都是不出门的,只有有钱人家未婚的小姐才会格外讲究,所以,她实在找不出拒绝的理由,而且要是李常风的家人找来,看到她和县令在一起,估计也不敢拿她怎样吧,只得无奈道,“走吧。”

“好。”赵隐泽欣喜地应了,带着牧夕酒拐了几个弯,进了一个叫晓露居的茶楼,上到两楼选了靠窗边的一个位置。

“小伙计,上茶!”坐定后,赵隐泽向店小二招手道。

店小二满脸带笑地走了过来,殷勤问道:“客官好,不知两位要点些什么茶!”

“贵店都有什么茶?”赵隐泽问道,又看向牧夕酒,“夕酒,你来点吧”。

店小二朝着牧夕酒朗声道:“但凡普通能叫得上来名字的茶,本店都有,另外本店还有几种自制的茶,比如梨花茶。不知客官可愿品尝。”

“梨花茶?”牧夕酒挑了挑眉,她以前也经常喝各种花茶,梨花茶却是没见过的,倒觉新奇。

店小二看到牧夕酒有了兴趣,笑得更殷勤了,再接再厉道,“小姐,这梨花茶是用采撷的初开的梨花,晾干,再用清晨荷叶上的露水泡制而成!香味清淡,入口保你唇齿留香。”

“好吧,上梨花茶!”牧夕酒看着窗外,淡淡说道。

店小二答应一声,转身去沏茶。

“夕酒,你还好吗?”赵隐泽一脸关心地问。

“我有什么不好的。”牧夕酒愣了愣,转过眼来看他,不知道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李小姐那件案子让你受了不少苦,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会呢,查缉凶手是你的职责所在,我又岂会怪罪于你,何况此事也皆因我而起。”牧夕酒从容说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杀害李小姐的真凶。”赵隐泽安慰道,“我不相信夕酒会做出这种事,你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我也不知道,以前的事记不起来了。”牧夕酒心想,要是她顺道继承了本尊的记忆多好,就不用遇到个人都得解释一番了。

“你还是没想起来吗?要不要找个大夫来看看。”赵隐泽看着她一脸淡定的样子,心中一痛,她心里一定很痛苦吧,可表面上还装得这么坚强,真是个不一般的女子,他感觉自己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沦陷。

“不用了,大夫是治不好的。”牧夕酒笑了笑,连忙拒绝他的好意,“谢谢隐泽关心。”

赵隐泽还想坚持说服她,店小二已将泡好茶的瓷壶放到托盘里,呈了上来。

“客官慢用。”店小二恭敬地往前一递。

赵隐泽点点头,伸手接了过来,提壶先为牧夕酒倒了一杯。

一阵清寒淡雅的香气扑鼻而来,牧夕酒心中一震,望着那在水中翩跹浮动的花瓣,她的心,不知为何微微悸动。执起白瓷云杯,品了一口茶。她是极喜爱着淡雅清茶的,正如这个小店伙计所说,虽淡雅,却令人唇齿留香。

“客官可还有别的吩咐?没有的话,小的就要去忙了!”店小二识趣地问道。

“没有了,你先下去吧!”赵隐泽吩咐道,和牧夕酒独处的时间,当然越多越好。

忽然‘砰’地一声,好像有什么重物摔了下去,接着楼下哄然响起一片‘杀人了杀人了’的喊声。

赵隐泽面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

《极恶大小姐:误惹采花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