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安风雪》长安风雪盛 章节列表 长安风雪Mary

长安风雪

武侠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春秋弃往事原创的武侠小说《长安风雪》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莫问,何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建康城倚江而建,城外江水深三丈三,河鲜富饶,城内的水深更深不可测,鱼龙混杂。城内真龙,自然是当今大齐天子,而其他蛟蟒鱼蛇伴龙日久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8 00:04: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春秋弃往事原创的武侠小说《长安风雪》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莫问,何明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建康城倚江而建,城外江水深三丈三,河鲜富饶,城内的水深更深不可测,鱼龙混杂。城内真龙,自然是当今大齐天子,而其他蛟蟒鱼蛇伴龙日久

《长安风雪》免费试读

建康城倚江而建,城外江水深三丈三,河鲜富饶,城内的水深更深不可测,鱼龙混杂。城内真龙,自然是当今大齐天子,而其他蛟蟒鱼蛇伴龙日久,也非江湖虾蟹可比。

城北的赵员外,虽算不上蛟蟒,但这几年苦心钻营,机缘巧合傍上了宁相国,从此连寻常四品官员,在街上迎面碰见他,都会主动招呼一声。天下的小人大抵一个模样,得志便猖狂,赵员外仗着宁相国这座大靠山,在建康城北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今年冬天,比往年冷了许多。进入小雪后,建康城的夜晚和清早,更是湿冷入骨,恐怕到了数九时节,会令人更难捱。

这一日清晨,赵员外穿着件纯白色貂绒背心,呼和着一群随从出门去。纯色貂绒在关外也算的上是稀罕物件,他这身打扮走在街上,格外扎眼。赵员外身子肥胖臃肿,腿脚倒不笨拙,不多时,一行人出了门,来到了桃叶渡。

他左顾右盼,寻到那只渡船,迈步近前,不曾想,却看到满身酒气的宋船夫横躺在船上,赵员外冷笑道:“老宋,你心挺大呀,欠人钱财,还有心思喝酒。”

宋船夫见他前来,从船舱掏出一筐河蚌,扔上岸道:“要钱没有,东西拿去抵债。”

赵员外瞪大双眼,不可思议道:“老宋,是我呐,你敢这么和我说话?”

宋船夫又躺下,低声喝道:“滚。”

赵员外站在岸边欲言又止,才狠狠的哼一声道:“下次找你算账。”他命人抬起得那筐河蚌,摇摇晃晃回了赵府。回府后,他又命人将河蚌抬到屋内,自己蹲在地上砸了起来。

刚砸了没两下,赵员外忽然听到窗外脚步声杂乱,还来不及反应,他的房门就被人踹开。赵员外向外看去,只见院里站着二十来号人,将他的屋子堵个严严实实。

赵员外蹲在地上正砸着河蚌,扭头惊道:“你们是什么人?”

为首的阴翳男子,开口道:“你在干什么?”

赵员外见对方来势汹汹,暗道不妙,他将手里的河蚌放下,起身虚张声势道:“你们光天化日闯入民宅,还有王法么?”

那男子也不废话,将手一挥,院中人悉数抽出刀来,这简单的动作整齐划一,可见来人训练有素。院中沉寂得令人压抑,赵员外感觉到杀机四伏,心中早有定论,必是有人走漏风声,想到此,他颤抖着身子慌忙道:“各位官爷,别误会,宁相国府上的七夫人是小的干娘,我也不是外人呐。”说着赵员外走到为首的男子身旁,将右手深入怀中,然后在袖子的遮挡下,递出一张银票道:“真的是自己人。”

对方不露声色,轻描淡写的用袖子将他的手拂了回去,只这一个动作,便令他心惊肉跳。刚才他生怕对方先出手,所以暗自运气防备,才伸出手递出银票,可那人轻描淡写的一拂,便将自己的手拂了回来,他的力道拿捏得不轻不重,恰到好处。赵员外心道,完了,这等高手,必是来捉拿自己的。

那男子道:“我再问你一次,你在干什么?”

赵员外讪讪道:“前几日嘴里馋了秦淮河鲜,这不刚弄了一筐回来,解解馋。”

男子目光阴厉的盯着赵员外,好似毒蛇盯着猎物一般,冰冷慎人。

赵员外咳嗽了一下,继续道:“我这也是一时财迷,心想这么大的河蚌,说不准里面藏着什么珍珠,七夫人最喜欢珍珠了。就是宁相国的七夫人,您听过吧?”

那人冷笑,也不理什么宁相国,讽道:“赵员外身子金贵,这种粗活就由我们兄弟来吧。”

赵员外急忙拦道:“这可使不得,哪敢劳烦官爷。”

那人玩味道:“都是同行,别装了。”

赵员外一脸茫然道:“你们也是商人?”

那人拍拍手赞道:“厉害,真厉害。”

赵员外再次将手伸了过去,笑嘻嘻道:“经商在外只为财,既然是同行,这次银子的分量,你看行不行。”说时迟那时快,在他的袖口里,嗖嗖嗖的飞出三支短箭,直奔那人胸口,接着赵员外纵身而起,运起轻功向外逃去。

却说那人身子一侧,抬起左手,袖子一拂将短箭收稳,接着右臂伸展,一把抓住赵员外的脚踝,喝道:“你给我留下。”碰的一声闷响,赵员外直直摔在地上,那人又将左臂一抖,噗的一声,三支袖箭尽数射入他的腿上。赵员外咬牙忍痛,然而他额头上还是沁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那人不屑道:“暗门星官也不过如此。”他一脚踹翻筐子道:“你们去帮赵大人找找珍珠。”此地乃大齐都城建康,而他口中所道的暗门,却是从属大周北衙府,由此便知,这姓赵的哪里是什么员外,竟是大周派来的细作。

他的话音刚落,便有两三个人上前来,用刀柄将散落在地河蚌逐一砸开,不到半柱香时间,有人在某只河蚌内,找到了油纸包裹的小纸条,他取出来递给为首的男子,男子展开一看,上面写着两行八个小字:“轸宿当空,旁星归渊。”他对摇着纸条对赵员外道:“这又如何解释?”

赵员外捂着腿,躺在地上喊道:“大人,冤枉啊,这是我早晨在河鲜市场买来的,我这就带您去找那店家。”

院中忽然有一人道:“赵大人,时至今日,你还是降了吧。”

赵员外定睛细瞧,却是自己的管家何明。他见此人开口,顿时惊得浑身发抖,道:“何明,你……”

何明眼光闪躲,不敢看向对方,只道:“赵大人,你若归降,看在你我二十多年的情分上,我定会竭尽全力保你性命,如何?”

赵员外怒道:“放屁,你这卖国求荣的狗贼。”

何明见他怒发冲冠,马上安抚道:“大人有所不知,这位是莫问水大人……啊”他话没说完,却见那人手一抖,露出一只峨眉刺,快如迅雷,一闪而过便挑断了他的脚筋,何明站立不住,顿时摔倒在地。那人不屑道:“就这点心思?”

人的名树的影,赵员外得知眼前这人便是莫问水,他瞳孔登时放大,难以置信望向他,喃喃道:“怎么会是你?”

何明挣扎爬向赵员外,道:“赵大人,下官尽力了……”他下一个动作还没做完,莫问水手中精光乍现,刷刷的两声,将他的双手齐腕斩落,与何明的断手一并滚落的,是一颗没有扣动机关的烟雾弹。峨眉刺无锋无刃,竟被莫问水用罡气,硬生生断掉何明双手。

莫问水冷笑道:“你找死,就怨不得我啦。”他手一挥,身后出来三四人,将何明乱刀砍死。那飞溅的鲜血喷在赵员外那件纯白色貂绒背心,分外惨烈。他扭头又看向赵员外,笑问道:“你猜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赵员外心知今日必死无疑,反是放松下来,他按住伤口附近的穴道,呻吟道:“城外市集每十天,就会有一个卖河蚌的人出现,你手里的纸条,就是他传来的。”

莫问水玩味道:“哦?那你们怎么接头的?”

赵员外道:“只要我出面就可以,如果我一个月不出现,他们自然会知道这里不安全,会想办法离开。”

莫问水点头道:“所以说,你死了,我也不用费劲向下追查咯?”

赵员外道:“不错。”

莫问水遗憾道:“可惜了,我以为是从朱润手中传出来的。”此言一出,赵员外眼睛一眯,却没有接话。莫问水装作不知,继续道:“哦,忘记了,你们暗门习惯用别号,朱润的别号,应该是上元,我说的对不对?”

赵员外强自镇定,装作恍然大悟道:“原来你是要找这狗贼的。”旋即他又谄媚道:“莫大人,我知道上元在哪里,求您给我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我帮您把这狗贼抓回来。”

莫问水哼笑道:“说说看,他藏在哪里?”

赵员外道:“他常年在淮水北岸活动,只需一个月,我定会将他抓来。”

莫问水叹道:“赵大人,有骨气。”

赵员外脸一红,道:“我在您面前就是条狗,怎敢有骨气,还求您给条活路。”

莫问水收敛笑容,冷声道:“如果真是狗,你应该告诉,他在桃叶渡。”

赵员外惊喜道:“那也不远呐,只要您肯带我去,我亲手帮您把他宰了。”

莫问水深深望了他一眼,百无聊赖挥手道:“来人,把他给我架起来,走。”

《长安风雪》 免费阅读章节

《长安风雪》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