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以金屋藏驸马》金屋藏阁直播大厅 主角是苏甜,秋去的小说 我以金屋藏驸马MB

我以金屋藏驸马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我以金屋藏驸马》是一木姑娘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甜,秋去,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甜捂脸:“阿九,你不要拦我,我要去上吊。” “殿下您要畏罪自杀?” 苏甜睁开杀气腾腾的眸子:“不,本宫有罪,本宫要去找驸马忏悔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9 18:04:5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我以金屋藏驸马》是一木姑娘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甜,秋去,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甜捂脸:“阿九,你不要拦我,我要去上吊。” “殿下您要畏罪自杀?” 苏甜睁开杀气腾腾的眸子:“不,本宫有罪,本宫要去找驸马忏悔

《我以金屋藏驸马》免费试读

苏甜捂脸:“阿九,你不要拦我,我要去上吊。”

“殿下您要畏罪自杀?”

苏甜睁开杀气腾腾的眸子:“不,本宫有罪,本宫要去找驸马忏悔。”

九里香在一旁忧心忡忡:“殿下,您现在去,万一驸马不让您进门怎么办……”

就你丫话多。

苏甜起身,一记眼刀扫了过去。

九里香赶忙捂嘴:“奴婢刚刚什么也没说……”

苏甜愁,万一权珒真不让她进门,那就真尴尬了。

愁归愁,气势还是要有的,苏甜一甩袖子,负手道:“走,随本宫去负荆请罪!”

苏甜带着人,趁天还没黑,浩浩荡荡就去了八凤殿。

还没进门,就碰见了秋去,九里香上前道:“劳烦公公去禀告驸马爷一声,殿下来还他银子。”

秋去进去了一下,出来后躬身道:“驸马爷说区区小事,请殿下不必挂怀。”

这是吃了个闭门羹?

苏甜自己上前道:“那你家驸马的私库……”

秋去笑呵呵的,并无不满:“主子说夫妻之间不分彼此,本也就该男子来养家,是以他的便是殿下的,适才主子已经命奴才重新将私库填满,殿下若是有欢喜的物件,随时可以来取,对了,这是库房的清单,还请殿下过目。”

秋去说完,双手奉上一本厚厚的册子。

苏甜:“……”

她若再硬闯,就真的是不识好歹了。

“阿九,我们……”苏甜委委屈屈的转过身,正想说什么,突然又打了个喷嚏。

“殿下您怎么又开始打喷嚏了?您说昨晚下那么大雨,您到底跑哪儿去了,不行,明天一定得请太医来看看,奴婢瞧这会时间也不早了,夜里风大,您还有些着凉,我们还是快回去吧。”九里香小心翼翼的扶着苏甜,大声的朝门口念道。

“哦。”苏甜不知在想什么,闻言呐呐的点了点头,乖乖巧巧的被九里香扶着上了轿辇,待轿辇徐徐升起时才回过神来,趴在扶手上探着脑袋冲九里香撒娇:“不要请太医嘛,我没事的。”

“请不请太医,这要看殿下的恢复情况了,奴婢也不愿您喝药,还希望殿下爱护身体,我们这些伺候的也跟着省心。”

……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连门都没进,又原状离开。

晚间,洗漱过后苏甜痛苦的扑在床上:“阿九,本宫生病了,病的很重,可能马上要死了。”

九里香配合的问道:“殿下您又生了何病?”

苏甜声音闷闷的:“本宫得了相思病,一日不见驸马就会死的那种。”

大概是昨天夜里淋了雨的后遗症,她虽然没有发热,浑身却乏的厉害,出口的声音也哑哑的,倒真像是生了什么病一样。

“奴婢瞧着殿下不对劲,殿下明日还是请太医来看看吧。”九里香面色凝重的看了苏甜半天,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将床旁降温的冰鉴移远了些。

苏甜忍不住蹙了眉,声音娇气:“我才不要,那些老头子开的药比黄连还苦。”

“殿下这话可不对了,治病要趁早,苦口良药哪能嫌药苦呢。”

“那就让我病死好了。”苏甜一翻身,低气压的趴在床上,整个人恹恹的,打不起精神来。

“殿……”九里香正要说话,猛然看到身旁冒出来的人,吓了一跳,幸亏她心理素质过硬,这才缓住没喊出声。

来人一摆手,示意她退下。

九里香看了眼闷闷趴在床上的太女殿下,屈膝朝来人行了一礼,默默朝外退了出去。

来人撩起长袍坐在床榻边,修长的手指顺了顺苏甜散了一背的青丝,指尖顺着发丝隔了一层衣裳在苏甜背上轻轻滑动。

“别闹了。”苏甜拽过自己身后的头发,胡乱一团,通通塞到怀里,露出一截细白的后颈:“阿九,我这会正烦着呢,你下去休息吧,让我静一静。”

有些微凉的手指在她细软的后脖颈上掐了一下:“那我可走了。”

“你……怎么是你……这怎么会,我,我以为是阿九,啊啊啊你不准走。”苏甜看到权珒脑子都成了一团浆糊,急得结巴了起来,说话时她猛的翻过身,动作灵巧的跃起,激动的一把拽住了权珒的衣裳:“我抓住你了。”

权珒轻笑一声:“那你好厉害哦。”

“你怎么这会过来了?”苏甜眨着水灵灵的眸子,余光往外一撇,声音细细道:“都现在这个点了,各宫都宵禁下钥了吧。”

“嗯,宫门都关了。”权珒半抱着她在床边坐下:“躺好,别折腾。”

苏甜不依,手指偏勾着权珒的衣裳,不依不饶的问:“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宫门不是都已经下钥了。”

“你想听我说什么?嗯?”

“当然是想听你是怎么为了我不顾艰难险阻,飞檐走壁的穿越层层宫墙的。”这话苏甜只是在心里想想,没脸说出口。

苏甜幽幽的看了权珒一眼,声音哀怨道:“我没有想听你说什么。”

嘴上这么说,可那双眼睛里,却分明写着,你说啊,快说啊。

“啧,口是心非的小东西,尽喜欢听些不切实际的假话。”权珒一手箍住苏甜的纤腰,一手托住她的臀部,将人从塌上抱了起来:“来,给我瞧瞧,听秋去说你着凉了,这大热天的,着的是哪门子凉?”

八月的天,正热的厉害,室内冰鉴融化了一半,层层热浪顺着窗户往里扑来,热的苏甜出了一脑门的汗。

这么热的天着凉,也确实奇葩了。

“哎呀,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苏甜被权珒抱坐在腿上,她蹬着一双小细腿,出口的声音又软又细,让人直听酥了骨头:“我才没有病,你不要听旁人瞎说。”

温香软玉揽在怀里,柔软的发丝擦过他的喉结,呼吸间带着香甜的奶味,萦绕在鼻息之间勾人的紧,撩拨的权珒嗓子都干了。

权珒有些难耐的喘了口气,将苏甜从怀里抱起,翻身重重压在塌上亲了一口。

苏甜整个人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额头出一片温软。

《我以金屋藏驸马》 免费阅读章节

《我以金屋藏驸马》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