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宫门录》宫门的正门被称为 精彩阅读 宫门录健气受

宫门录

豪门世家连载中

子衿娘新书《宫门录》由子衿娘所编写的豪门世家风格的小说,主角机和尚,兰心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姜采薇提着一只灯笼站在承天寺后院的菩提树下,摸摸手中那只圆滚滚的小雀,嫣然一笑抬手将它放飞到了空中。那只浑身雪白的鸟雀扇动翅膀,

|更新:2020-07-10 12:08: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子衿娘新书《宫门录》由子衿娘所编写的豪门世家风格的小说,主角机和尚,兰心蕙,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姜采薇提着一只灯笼站在承天寺后院的菩提树下,摸摸手中那只圆滚滚的小雀,嫣然一笑抬手将它放飞到了空中。那只浑身雪白的鸟雀扇动翅膀,

《宫门录》免费试读

姜采薇提着一只灯笼站在承天寺后院的菩提树下,摸摸手中那只圆滚滚的小雀,嫣然一笑抬手将它放飞到了空中。那只浑身雪白的鸟雀扇动翅膀,叽叽喳喳地在姜采薇头顶上空盘旋了一会儿后,飞入了万里无云,群星璀璨的夜空之中。

姜采薇目送着那只小雀逐渐消失在夜空之中的背影,抬手将被夜风吹到胸前的碎发捋到耳后,微笑着深深吸了一口山中独有的清新气息。侧头对着自己身后的塔林道:“出來吧,别藏着掖着得了。”

见自己行迹败露,主持满脸尴尬地摸着胡子从一座舍利塔后面走出來,对姜采薇讪讪一笑:“真是巧啊,贫僧沒想到这么晚了,竟然还能遇见姜施主。只是姜施主,您这么晚了不在禅房内休憩,怎么跑到这安置历代高僧的塔林中來了。”

姜采薇微微一笑,柔声道:“主持这招先发制人用的可真是高明,深夜來此自然是有事要办,难不成还是來此与诸位坐化了的高僧私会的。,不过,既然主持问了,那小女又想问问主持这么晚了怎么也不在禅房中休憩,而是跑到这人迹罕至的塔林來了呢。”

“贫僧是來……额……塔……”主持一愣,看看周围高高低低,形状各异的舍利塔,眼珠一转,一把抓起地上一把不知废弃多久,已经残破不堪的扫帚回答道:“扫塔,对,扫塔,贫僧是來扫塔的。”

姜采薇笑着点点头:“是吗。原來贵寺风俗是喜欢夜半时刻扫塔呀,小女今日还是真是大开眼界了。”

主持极不自然地敷衍一笑:“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各地自有各地的规矩,弊寺深夜扫塔的风俗,真是让姜施主见笑了。”说罢主持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他怎会告诉姜采薇自己之所以会來到此处,是因为刚才讲经出來,偶然看见姜采薇带着一只白色小雀神色匆匆地往后院走。看她满脸戒备的样子,他一时耐不住好奇,才悄悄尾随至此的呢。,这若是传扬了出去,他这承天寺主持高僧的一世威名还怎么保全。

“小女的要紧之事已经办完了,既然主持是來扫塔的,那小女便先不打扰主持了,告辞。”说罢,姜采薇便提着灯笼转身向前院禅房的方向走去。刚走到院中的那棵看起來年岁不少的菩提树下时,姜采薇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冲身后的主持嫣然一笑:“哦,对了。小女听闻,出家人素來不打诳语。想來如主持这般德高望重之人,更该是一诺千金才对。小女方才还疑心主持并非真心來扫塔,想來真是惭愧。主持,您慢慢扫,这满院高僧的英灵可都看着您呢。”

正说着,一阵晚风吹过。一片叶子随着晚风从院中枝繁叶茂的菩提树上飘下,刚好落在了姜采薇肩头。还沒等姜采薇反应过來,承天寺主持见状,连忙丢下手中的扫把,几个箭步便冲到了姜采薇面前。动作矫捷,灵活得竟不像个古稀老人。他满脸惊喜地用衣襟擦擦自己的手,小心翼翼地指指姜采薇肩上的菩提树叶,难掩艳羡道:“姜施主真是有佛缘之人,这棵菩提树相传是当年释迦牟尼金身坐化之地,每日不知有多少人等在这棵树下,眼巴巴的就想等一片落叶。可谁知姜施主您只是偶然从这树旁经过,便得到了多少人等了几个月甚至几年都等不到的东西。看來,姜施主的佛缘真是不浅啊。”

“是吗。,”姜采薇挑挑眉毛,拿下肩头那片落叶,放在手中一边把玩,一边轻声说道,“那主持觉得,小女与齐王殿下谁的佛缘更为深厚一些呢。”

“齐、齐、齐王……殿下。,”主持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装疯卖傻道,“这好端端的,姜施主怎么提起齐王殿下了。”

姜采薇低头一笑:“主持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这里只有你我二人,难道还怕此事被旁人听去不成。,今日午后,主持您特意支开柠儿,以解签之名來对小女进行劝解之实的事,不就是齐王殿下暗中指使您的吗。您贵为大齐最为尊贵的承天寺的主持方丈,德高望重,佛法高深。身在空门,又不被世间名利所累。试问,若非与您有何渊源之人,又怎能请得动您呢。,”

主持微微一笑,双手合十向姜采薇行了个礼:“阿弥陀佛,施主真是目光如炬。贫僧早听齐王殿下说过施主冰雪聪明,兰心蕙质。心思之机巧,丝毫不输给京中任何一位客卿或是谋士。之前贫僧还以为齐王殿下不过是情人眼中出西施罢了,因为爱慕施主,所以才对施主不吝溢美之词。可经过今日之后,贫僧才知齐王殿下所言非虚,看來日后,贫僧真是要对姜施主刮目相看了,”

“主持真是会打岔,小女方才问的是齐王殿下与主持有何渊源,可主持却空口白牙地夸了小女一顿,怎么,莫非主持与齐王殿下的渊源还是何讳莫如深的秘辛不成。,”

“姜施主伶牙俐齿,慧心妙舌,只寥寥数语,便说得贫僧竟不知该如何作答才好,”主持仰头爽朗一笑,“也罢,这又不是什么旧日丑闻,说给姜施主听听倒也无妨,其实说起齐王殿下与贫僧的渊源,倒还是要从贫僧的恩师当年入京,同吐蕃密宗大师,,多贡仁波切辨法讲起,”

“敢问主持,令师尊可是大齐禅宗一门的玄空法师。,”

“正是家师,只是贫僧不才,修行浅薄,未能尽得家师才学,每每同外人提起家师尊名,便觉愧对恩师啊,”主持幽幽地叹了口气,既像是对已经作古了的恩师的无限追忆,又像是对自己未能达到恩师当年期望的叹息,“此事算來,也是十二年前了,那时,也是如今的这个节气,只是现在风景虽依然如旧,可故人却终究难寻了啊……当年在大佛寺激烈辨经的两位禅师都已相继圆寂,后世弟子中再难找出一位能够望其项背之人,而当年伽蓝殿上那个弱龄早慧的孩子,如今也长成了这般温润如玉的人物,举手投足间尽显名士风流,不得不叫人感慨白云苍狗,岁月匆匆而过,”

姜采薇眉头微皱:“孩子。,关于玄空大师与多贡仁波切当年辨经之事,小女略有耳闻,只是小女只知,玄空大师与多贡仁波切的那场论辩持续了三日,终究是难分伯仲,最终由律宗大师一虚禅师裁定为平手,可小女却从未听过,当时殿上还有个孩子,莫非,这孩子便是……”

“正是,”主持一脸笃定地点点头,“关于当年之事,姜施主身为局外人,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家师之所以与多贡仁波切被一虚大师裁定为平手,是因为他们都输了,输给了当时只有七岁,还是齐王世子,被故齐王殿下带來看热闹的齐王殿下,后來,先帝顾及吐蕃与大梁颜面,又想着木秀于林的道理,怕齐王殿下成名太早,引人嫉妒,便请了一虚大师裁定,说家师与多贡仁波切打成了平手,过慧易折”

听了主持的回忆后,姜采薇先是面色一惊,随即慢慢恢复了自然,抬头冲主持莞尔一笑道:“其实这也不难猜得出,齐王殿下平日里虽是看着风流不羁,对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可他的心智与见识小女还是了解的,只是,小女想知道,齐王殿下当年究竟说了什么,竟能让两位名动天下的法师甘拜下风,”

“糊涂,”主持低头一笑,“齐王殿下只说了这两个字,便战胜了当年可以称得上释家两位可以称得上是泰山北斗的人物,当他在大殿上说出这两个字后,先是正辩论得难解难分的家师与多贡仁波切,然后所有人都呆住了,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这世间万物,不过是过眼云烟,如梦幻泡影一般罢了,既然万事万物皆为虚无,那这辨经又有何意义。,后來家师觉得齐王殿下慧根惊奇,便想收他为徒,皇上也是同意了的,可是太后娘娘与故齐王终究是心软,不忍让年幼的儿子孤身进入深山古刹修行,此事便就此作罢了,若是当年齐王殿下真的拜在家师座下,凭借他的慧根,修为想必早已超越贫僧了吧,只是……”

主持还未说完,便听一旁的姜采薇忍不住笑出了声,主持满脸疑惑地问道:“这……莫不是贫僧哪里讲的不对,竟引得姜施主这般捧腹。”

姜采薇深吸一口气,强忍住笑意回答道:“主持所讲之言并无任何不妥之处,小女不过是因为主持那句若是当年齐王殿下出家为僧的设想,而不由之主地想到了前朝的辩机和尚罢了,”

“辩机和尚。,”主持满脸尴尬地讪笑两声,“姜施主还真是风趣得很啊,”

“与主持聊了许久,小女竟未注意到已是这个时辰了,小女若此时还不动身,恐怕就要误了大事了,”姜采薇向主持福了福身,将手中一直把玩的菩提叶放到主持手中,“既然主持喜欢这菩提叶,那小女便做个顺水人情,将这菩提叶送给主持吧,主持您就在这儿慢慢扫塔吧,小女便先告辞了,”

“姜施主,等一下,”主持叫住姜采薇,“敢问姜施主这是要去哪,走的为何不是回禅房的路啊。”

姜采薇抬头望望天边一轮皎洁的月亮,回眸一笑:“今儿个夜里月色这样好,小女自然是趁着这夜色去杀人了,怎么,莫非主持仍是不死心,还想着劝解小女。”

主持捋捋洁白的胡子,轻轻一笑:“那倒不是,贫僧是想说姜施主可以骑贫僧的马去,这样往返比较快些,也省力,”

《宫门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