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幽正王朝 Basher 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傲娇受

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

古代言情已完结

《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是厚黑的猫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精彩章节节选: “谁?”林正清看向房门询问。 门外传来一男子声音。 “是我,师父。” 听到男子的声音,林正清松了一口气。他示意康家年躲起来,然后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28 18:04: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是厚黑的猫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精彩章节节选: “谁?”林正清看向房门询问。 门外传来一男子声音。 “是我,师父。” 听到男子的声音,林正清松了一口气。他示意康家年躲起来,然后

《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免费试读

“谁?”林正清看向房门询问。

门外传来一男子声音。

“是我,师父。”

听到男子的声音,林正清松了一口气。他示意康家年躲起来,然后去开门。

房门打开的同时,康家年飞身到房梁上。

沈亦农,二十岁左右的年纪。虽然长了一张清秀俊朗的面容但是一眼看去却让人心中莫名厌恶。

“你怎么来了?”林正清问。

沈亦农走进房间,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

他将房门关好,拉林正清到一边。

然后从袖子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林正清。

“师父,这是皇后娘娘命我交给您的信。”

林正清似有怀疑,将信打开。

只见上面写着:今夜子时御花园见,有要事相商。

看过信后,林正清看向沈亦农。

“这信可是皇后娘娘亲手交给你的?”

沈亦农满眼真诚,肯定回答。

“没错!确实是皇后娘娘亲手交于我的。”

看着沈亦农坚定的眼神,林正清心中疑虑逐渐散去。

“师父!皇后娘娘在信中写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让我深夜送信给你?”沈亦农询问。

林正清将信收到袖子中。回答。

“没什么。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回府吧!”

“是。师父。”

沈亦农应声离开,康家年从房梁上跳了下来。

“他是什么人?”

林正清看了一眼沈亦农离开的方向。“他叫沈亦农。是我的徒弟。”

“看来你很信任他?”

“他是我从小养到大的。说是我的徒弟。其实跟我自己的孩子差不多。”

“不过始终不是亲生的。你对他还是应该稍有提防才是。”

林正清思虑片刻。说:“时间紧迫,你还是赶快出宫吧!”

康家年点头同意,走出房间。林正清从袖子中拿出刚才的信函,若有所思。

晔琅殿,沈亦农拿着同样的信去见夏婉。

“这信可是林院判亲手交于你的?”夏婉同样怀疑。

“回皇后娘娘,此信确实是师父亲手交于我的。”

“有什么话不能白日里说,非要相邀晚上?”

“师父说,白日里人多眼杂,怕泄露秘密。所以才会相邀晚上。”

“秘密?什么秘密?”

“师父说,此事关乎皇室名声。所以并未告知微臣。”

“关乎皇室名声?”夏婉思考道。

“不知皇后娘娘是否还有其他事吩咐?如若没有,微臣就先行告退了。”

夏婉点头同意。沈亦农行礼离开。

眼看沈亦农渐渐走远,夏婉忧心忡忡。

深夜密会外臣,实属不妥。林院判行事一向谨慎小心,怎么会提出如此要求。

夏婉摇了摇头,始终想不明白。

关乎皇室名声?究竟何事会关乎皇室名声?不行!我得去向他问个明白。

想到这,夏婉向外喊道:“碧儿!”

一个宫女走了进来。

“碧儿见过皇后娘娘。”

“你去准备一下,本宫要出去。”

“是。”碧儿应声离开。夏婉将手中书信收到袖子中。

康家年一路躲避宫中巡逻侍卫来到宫门口。

门口守卫森严,康家年无法混出去,更不能硬闯。

就在他发愁的时候,沈亦农驾着马车从远处过来。康家年认出沈亦农,快步过去拦住马车。

沈亦农刚要大喊,康家年已经飞身跳上马车,捂住他的嘴。钳制住他。“你放心!我不是坏人。我不会杀你。我现在需要你帮忙,带我出去。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保你一路平安。”

沈亦农拼命点头,康家年松手。放开沈亦农。沈亦农喘息,看向康家年。

“你究竟是什么人?”

“年轻人,你要知道。你知道的越多,对你就越没有好处。所以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多问。”

沈亦农转身想要从马车中拿出什么东西。康家年紧张,“你要干什么?”

沈亦农从马车中拿出一个包袱。

“放心,只是衣服而已。以你现在的样子,就算我想带你出宫。恐怕也找不出好的借口。把衣服换上,我带你出宫。”

康家年打开包袱,只见里面有一套太医衣服。

沈亦农询问:“你是想在马车里换,还是在马车外换。”

“我在外面换就好。”

“那我到马车里等你。”沈亦农说着坐进马车。

康家年快速脱衣换衣。远处萧寒早以发现他的存在。

萧寒看准康家年心脏位置,发出袖箭。袖箭准确无误刺中康家年心脏。康家年当场倒地。

萧寒单侧嘴角微扬,面露得意。从暗处离开。

马车中,沈亦农听到响动,从马车中走出。看到倒在地上,心脏中箭的康家年。沈亦农先是一惊,随后左右张望寻找凶手。

在确定四周无人后,沈亦农从马车上跳下,走到康家年身边。沈亦农试探着将手伸到康家年鼻下,康家年一把抓住沈亦农伸向自己的手。沈亦农惊讶,“你还活着?”

康家年唇色惨白,以没多余力气解释。

“带我出宫!”

“好!我这就带你离开。”

沈亦农说着将康家年扶进马车。

夏婉在碧儿陪同下来到御花园。此时林正清已经等候多时。

林正清看向夏婉。行礼请安:“微臣见过皇后娘娘。”

“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

夏婉看向身旁碧儿。

“你去那边等本宫吧!”

“是。”碧儿应声,向不远处走去。

“不知林院判深夜邀本宫来此所谓何事?”

林正清一脸困惑。

“不是娘娘邀微臣来此吗?”

“怎么会是本宫,明明是你邀本宫前来。对了,本宫有书信为证。”

夏婉说着从袖中拿出书信,将其打开。

只见白纸一张竟没有一个字。

夏婉紧张道:“字呢?字怎么不见了?”

林正清想到自己也有书信,连忙从袖子中将其取出。

林正清打开书信,同样是白纸一张,没有一个字。

林正清反应过来。

“不好!我们中计了。”

夏婉看向林正清时,只听太监喊话:“皇上驾到!”

夏婉和林正清闻声望去。萧然和康乔走了过来。

夏婉和林正清连忙跪地行礼。

“微臣见过皇上,见过贵妃娘娘。”

“臣妾见过皇上。”

“这么晚了,你在这做什么?”萧然问道。

“是啊!姐姐。难道你是在跟林院判讨论策儿的病情吗?”康乔问。

夏婉因为担心自己说错话,会连累林正清。所以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虽然林正清此时已经发现是沈亦农算计了自己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所以林正清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萧然见二人都不解释,命令:“来人!将他们二人打入大牢!于三日后斩首示众!”

侍卫拉起二人。林正清叫喊:“皇上明鉴,微臣和娘娘是遭人陷害,才会深夜至此。还请皇上明察!”

“你们深夜在此私会!竟还说遭人陷害!你们当真以为朕是傻子吗?”

“微臣敢问皇上。是何人将微臣和娘娘在此之事禀告于皇上?”

“你无需知道!”

林正清情绪激动。“是沈亦农对不对!”

“没错!要不是沈太医通风报信,朕此时还蒙在鼓里。”

“皇上!臣和娘娘是清白的。臣冤枉!”

夏婉反应过来。连忙插话。“皇上,臣妾跟林院判当真是清白的。不信皇上可以问碧儿。”

“碧儿?哪个碧儿?”萧然问。

夏婉四下张望,却发现碧儿已经没了踪影。

“碧儿……碧儿她……”

萧然不想再听二人解释。命令身后侍卫。“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把他们押下去!”

“皇上!臣妾冤枉!”

“皇上!微臣冤枉!”

“……”

伴随夏婉和林正清呼喊声,二人被押了下去。

碧儿慌慌张张来到一假山后面。

芷兰现身。

“你做的很好。”

“多谢芷兰姐姐夸奖。”

芷兰从袖子中掏出一袋银子递给碧儿。

碧儿双手接过,开口感激。

“多谢芷兰姐姐!”

“你可以走了。”

“是。”碧儿应声转身。芷兰解下腰带,从碧儿身后勒住碧儿脖子。

碧儿双手紧紧抓住勒着自己脖子的腰带。努力挣扎。芷兰手上用力,碧儿渐渐没了力气。眼看碧儿窒息身亡。芷兰松手,碧儿躺到地上。芷兰从袖子中取出一个药瓶,从中倒出透明液体。

只见液体接触到的碧儿身体瞬间溶化,冒出白烟。眼看碧儿尸体溶化成一滩黑水,芷兰捡起地上钱袋。迈过地上黑水,面不改色离去。

沈亦农驾着马车一路来到郊外。郊外空旷阴冷,沈亦农胆战心惊。他左右张望,见四下无人。于是掀开车帘看向车内康家年。

“这里应该安全了。你可以走了。”

“多谢。”

康家年艰难走下马车。沈亦农看向康家年。“真想不到,你心脏中箭居然还能活着。”

康家年嘴角微微上扬。感叹:“多亏我长了一颗与常人不同的心脏。”

“什么?”沈亦农语气中充满疑惑。

康家年解释:“一般人心脏通常长在左侧,而我的心脏却长在右侧。”

“原来是这样。”沈亦农恍然大悟,继续说:“我以按照你的要求将你送出皇宫。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康家年点头同意。沈亦农驾马车离开。

康家年站在原地,看着渐渐走远的马车。心中若有所思。

康乔和莲儿回到寝宫。萧寒坐在房间中等候多时。

“热闹看够了?”萧寒问。

康乔愣了一秒,反应过来。

“是你做的?”

萧寒嘴角上扬,浅浅一笑。并未回答。

康乔一副看穿了一切的表情看向萧寒。

“我就知道。无缘无故你怎么会让林正清留在宫中照顾策儿。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看来你还不笨。”

康乔面容紧张继续问:“这么说策儿受伤,也是你安排的?”

“没错。是我安排的。”

“你竟为了陷害林正清利用策儿?”

“不过是受点小伤就可得到太子之位。我想他将来若是知道。会感激我一辈子的。”

“你说的轻巧。现在不

《大幽王朝之白发东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