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月崂传》月老传之幽冥绝在线观看 主角是王雨生,星离的小说 月崂传全文无弹窗阅读

月崂传

玄幻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浅宅一生原创小说《月崂传》,主角是王雨生,星离,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当日朝堂之上,皇上雷霆震怒:“连日暴雨大作,防洪水利谁在管事?为何处处决堤,良田屋舍尽皆淹没,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这是想

阅文集团
|更新:2020-09-22 06:02:4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浅宅一生原创小说《月崂传》,主角是王雨生,星离,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当日朝堂之上,皇上雷霆震怒:“连日暴雨大作,防洪水利谁在管事?为何处处决堤,良田屋舍尽皆淹没,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这是想

《月崂传》免费试读

当日朝堂之上,皇上雷霆震怒:“连日暴雨大作,防洪水利谁在管事?为何处处决堤,良田屋舍尽皆淹没,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这是想让百姓躲去哪里?”

说完殿堂外正好一声惊雷,举朝上下一震。

王雨生还在恍恍惚惚,懵然失神,鬼使神差嘴里轻轻迸出两个字:“梦里!”

众朝臣惊得通通转过头来,王雨生顿时噤声。

皇上问:“王少卿说了什么?”朝臣一时悉悉索索议论起来,公公传话上去附耳说道:额,王翰林说,梦里。

王丞相一时惊出一身冷汗,这死小子娶妻之后就孟浪多了!这是还没有睡醒么?

其实王雨生也被自己吓了一跳,差点当场撸出舌头剁掉。

皇上心底更是爬起一股怒火,倒却不以他为意,说:

“爱卿骂得好,这只有躲进梦里……我们朝堂上下只有装睡装死,才能避得开这天灾人祸……”

巴拉巴拉的,犹如泼妇骂街!王丞相一抹冷汗,暗自想着天可怜见,还好还好,还有老命回去,回去就把把这小子活活打死!

王雨生也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不是因为朝堂张狂,而是在这种极端的时刻,在天子脚下,自己把自己骇得神魂出窍,他把昨日的梦完整记起来了,甚至最后那位仙子说的:你会什么都不记得。

都记起来了!

这是一个梦?还是说,会是真的?

当夜,他强撑着不入睡,想着,如果人清醒,会不会能确认昨夜的事情。后来倦极了才困着,居然一夜无梦。不免早起耻笑了自己一番,自己一个读书人,居然对怪力乱神之事还有一些期待!

又一日,小雨淅沥淅沥。梦是做了一个,可是梦中空无一物,自己一个人在堤上茫然走着。那个女子,自是他遍地寻找,也毫无结果。

一晃几日过去,也就怠慢了此事,不甚挂心了。

休沐之日,他回府歇息。在端端房里逗了一会儿儿子,还给孩子画了一副新生画像,玩得开开心心;突然想起来还有许多卷宗过几日要回复皇上,于是带着画卷折回了书房,挑灯夜战,任他外面雷声殷殷,阵阵瓢泼。

王雨生挨了很久,最后披着衣服,伏在书案上睡了。刚刚睡着,门呀的一声开了,女子破门而来,甚是惶恐,嘴中还慌忙地轻声言语:

“龙王你搓澡呢,我差一点就躲不进来了。”

王雨生梦中抬头,一看来人,居然有一分守候得偿的欢喜:“你又来避雨了?”

来人不曾红衣,反而换了一身素净的白色衣衫,但还是不减绝色风采。

“又来?”

好像这次轮到这名女子骇了一跳:

“啊,你怎么还能看见我?”她自言自语,“不是念了安魂咒,这凡人就不会再看见我,也不会梦中不安了,我可以自在地躲着了吗?”

“你对我念了咒?”

“念了啊!”

“那为什么我还记得?”

“大概我道行变浅了吧!最近是觉得不如在天上施展得开!”女子也一脸纳闷的模样,甩了甩手,很无助的样子。

“你还有道行,你是道家之人?”

“我乃佛门中人。”

“佛门中还有长发女子?”雨生忍不住笑话她。

“说了是就是了。”这女子也不解释什么。

“哦,我记住了。”

“额,这么好说话。我问你,你怕我吗?”女子嘴角有点轻轻的笑意。

“我乃堂堂男子,为何怕你!”王雨生觉得真是好笑咧。

“那就好!那你允许我躲在你的梦里吗?”女子正经八百地样子。

王雨生没有说话。这还由得了我嘛!

也罢,这名女子自己找了一个脚凳坐了下来:

“我们干坐着也是很古怪啊!”

“我又不能赶你出去淋雨!”王雨生也觉得很是不妥。

“可以赶啊,”女子说,“我也不是赖皮。”这女子倒有几分假小子的欢脱。

“君子不为。”王雨生肯定是做不出这种事情来的。

“呵呵,迂直!真是读书误尽一生春哪。”

女子笑得很甜,仿佛从来没有遇见过他这么迂直的人,脸上一副信任又揶揄的表情。

“什么?”雨生很惊讶她说“读书误尽一生春?”

“没什么,要不我隐身,你接着睡梦?”

“你明明在,我却看不着,那我岂不是更睡不下了?”

“那说几句话?”女子试探着问道。

王雨生不做声,不置可否。

“我知道你的名字的来历——雨夜生人。”说完,她猛地想起来,那个人的名字也是这样来的——月出崂山。

女子摇摇头,未等雨生接话,就换了个话题。

“你可知道我的名字?”

“女子闺名,岂可随意打探?”

“不妨!”

“男女大妨!”

“我可不是你们凡间的女子,你都不晓得要尊称我什么呢,说给你听,怕折了你的寿。”

“那更是不听。”

“我偏要告诉你!”

王雨生又败下阵来。

“我呢,俗家姓孔,名叫……离星!”原来这个无路可走的姑娘,就是从佛祖身边逃出来的司眠使——孔星离。

她一时想不到给自己取什么好名字,就把自己的名字掉了个个。

人生倒悬之苦,不外如此。

“哪两个字?”

“离开的离,星光的星。”

“孔离星?”王雨生沉吟半晌,“这二字,尚可!”

“什么叫尚可?”星离有点好奇了,凡间孔孟大道,她也是堪堪懂一点点,正好逮住文曲星,好好问一问。

“此语谐音‘离心’,读来让人容易有离心离德的误会。好在你姓孔,谐音‘恐’,读来只是担心离心的意思,不一定真的……”

星离错愕,真的呢!掉回来读,又是“心离”,也不是什么好意思,哎,佛祖身边都没有参破,倒是在这儿一下子就了悟了,真是懊恼,怪不得佛祖信任她呢,让她掌管他老人家的梦境,原来是蠢笨之人多可靠啊!

星离陷入沉思,渐渐不语,王雨生也沉沉睡去。

当年,自己的名字是佛祖取的。那日佛祖闲来有兴,夜观天象,发现参商二星一升一落,一落一升,永不聚首。正在惊奇之时,手边送来一个小小的安眠女仙,有感而发,取名星离。原本想的是一升为起,一落为眠的意思,非常适合这个安眠使,没想到这个名字确实有些伤感——两颗星星永不相见是什么鬼。人间还有诗唱道:“人生不得见,动如参与商。”

这不,星离和月崂就情路坎坷,佛祖一语成谶。阿弥陀佛。

于是佛祖感喟,也许是他老人家心虚也不一定,哼!反正星离此时并没有发现佛祖座下有谁在急急追勒于她。

想来天上地下都一样,谁彼时嘴快,此时只能手软了。

空自无聊的星离站起身来,在书架前,翻了翻王雨生的书,知道他学问多,姻缘也很美满,于是想到下一次来,给他见个礼,求他取个俗名,让自己翻翻身。

想完,喜滋滋地站在灯前静静查阅古书,问:“这些书你都读过了?”

“嗯!”

“那怕是多半要瞎了!”

“当真?”雨生当真了,也许他有一点认可她是天上仙人了,以为她的话都是命数。

“不会啦,笑你的!”星离真的笑了,“就算你眼疾再厉害,我都能治!”

“当真?”

“当真!古方,用损读书一,减思虑二,专内视三,简外观四,旦晚起五,夜早眠六。修之一时,近能数其目睫,远视尺捶之余;长服不已,洞见墙壁之外。非但明目,乃亦延年。”

雨生惊叹她口齿流利,仿佛无所不知。

直到星离忍俊不禁拿书敲打他的脑袋,才发现她是照着手中书上念的。顿时羞红了脸,轻轻地笑了起来。

星离也笑。

随手展开他桌案上的画轴,里面正是永恪小儿的画像。星离心下疑道:

这小孩,倒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雨生喜滋滋道:“这是我家恪儿!”

“哦。父子眉眼是有几分相似。”

“完全一样好嘛!”雨生自豪道。

星离用手摸了摸画像,心中甚是喜欢这个白胖可人的小孩。雨生见她如此亲切温和,颇感投缘,暗自心下奇怪!

脸上倒是毫无芥蒂地跟她笑成一片。

不成想,这一幕,被一早冷醒想过来给王雨生添被子的端端入梦看见了。

《月崂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