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浅婚成爱》久婚浅爱txt LOLI 浅婚成爱虐文

浅婚成爱

现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糖叶丸子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浅婚成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段亦阳,申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出来的是三姑姑段亭宜家的女儿苏言,今年才九岁,小

|更新:2021-01-11 20:0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糖叶丸子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浅婚成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段亦阳,申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出来的是三姑姑段亭宜家的女儿苏言,今年才九岁,小

《浅婚成爱》免费试读

出来的是三姑姑段亭宜家的女儿苏言,今年才九岁,小姑娘长得很有精气神儿,漂亮的五官有一种让人过目不忘的惊艳。

这也是段亦阳难得喜欢的孩子,冰冷如同雕刻的面容终于浮出一抹软意,连眸色的冷厉都化了些去,将女孩子从地上抱了起来:“言言,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我偷听到外婆讲电话了,亦阳哥哥,你都好久不回家了,苏言好想你啊!”小苏言倒不像那些大人心怀鬼胎,这丫头机灵着呢。

“哎呀,我们的段大少爷终于舍得回来了!”开口说话的是段亭雨,段亦阳的二姑姑。

段老太太一生有二子一女,长子段听琛,也就是段亦阳的爸爸,二女段亭雨,三女段亭宜,至于四子,便是段亦阳的叔叔段正恒,一年前去世那一年。

如今一年期限刚满,这些人就迫不及待的让他回来,怕是为了遗产一事吧!

想了想,眸色里似乎点了锋芒,他最近身体很差,唇色浮了灰败色,而配合着那苍白的令人心碎的容颜,更显出一种病态的美感:“我如果不回来,这宅子怕是被人占了去了!”

这话,像刀一样举起来,无声撕杀,宅子是段亦阳妈妈乔瑛名下的,段亭雨好生尴尬,可毕竟反应快,掩唇轻笑道:“亦阳,你刚回来,就跟我们大家要分家啊!这我可不依!”

宅子自从落成,段家各房都住在宅子里,虽然各房名下都有房产,但唯独这宅子住得舒服,冬暖夏凉,空气透净,可谓是郦城的一处世外桃源。

试想,谁想一脑袋扎进工业园,商业圈里享受环境恶劣,人声鼎沸的闹区?

“噢?”段亦阳浅浅扬眉,声色懒懒:“我以为二姑姑这么着急,是想分家?”

分家可是大事,段亭雨可没那么胆量提,如今天四叔已死,唯剩大房一脉,丈夫苏子恪并非有心从商,反倒一门心思钻到自己的学术研究生。

所以这一分家,倘大家业就落在段亦阳一人身上了,所以,这家分不得。

“亦阳,你说得哪里话,你将近一年没回家,二姑姑这不是想你了,所以听到你回来了,就急急忙忙出来接你了!”这么一打岔,方才的话题已然忘记了。

而段亦阳也像是没有提起过一样。

进了主屋,依旧是一模一样的摆设,显得端庄之中又透着隐隐大气,段亦阳将怀里的苏言放下,苏言自从段亦阳开口说话,小手就握着他的大手,像是安抚一样。

段亦阳失笑,难得还有这个孩子,不然这段家他还真不想回来了!

在老太太面前站定,请安:“奶奶,我回来了!”

“嗯,既然回来了,就开饭吧!”段老太太跟一年前像是没什么区别,保养精致面容有三分倦意又有七分精明,就那样懒懒的扫向段亦阳。

男人跟一年前似乎没什么不同,成熟了些,轮廓更加清晰立体,让人觉得俊美非常,她这个孙子倒是像年轻时候的老爷子,一双琥珀色的眸像是隔了一层雾气,看不清真实的情绪。

一席人移步饭厅,管家寻问是否上菜。

段老太太没什么反应,像是没听到似的,管家有些忐忑不安,倒是段亭雨突然又开口,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所有人听见:“文濯少爷还没有回来,等他来了再说。”

段亦阳眸色陡然一冷,空气中似乎裹了一层肃杀之气!

情绪变得太快,小苏言都感受到了,怯怯的目光看向段亦阳,段亦阳开口道:“来人,把小小姐带回房间,今晚我们有事要谈!”

苏言被带下去之后,段亦阳的脸色已经覆了一层寒芒,那是凌厉无比,像是战场上的刀,森寒,刮骨一般的架势,而他的眸眼里淬了三分寒,三分冷,还留下四分恨。

他方才回来的时候没见到文濯,以为那人不会过来了!

可听段亭雨这口话,那人分明这段时间就一直住在段家,这算什么!

他没回来这段日子,这个家已经堂而皇之把文濯当成段家的少爷了,那过段时间,他是不是要登堂入室了!

“我当文濯为什么在公司跟我处处作对,原来如此,呵!”说到最后,竟然轻蔑一笑,陡然带出几分锋利,有心火在五脏六腑翻搅,那些隐匿多时的疼痛在心口终于在这一刻全然崩发出来,他的唇很快灰败下来,渐渐死白。

“亦阳,你想多了,你是段家如今唯一的正统嫡子,文濯只是过去协助你的!我并没有别的意思!”段老太太的语气并不慌乱,看了孙子一眼,有条不紊的说道。

“奶奶,当真如此吗,你扶持文濯难道就没有别的想法,他不过是一个区区副总,每次在会议上跟我叫板,每次有什么事情与我针锋相对,难道不是你的授意?”段亦阳感觉脑子里有火苗子舔出来,那架势,当算把自己烧成灰飞一样。

这话好生直接,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唯有段老太太依旧端庄的坐在位置上,像是没听到段亦阳的责问一样:“亦阳,这个家,你永远是第一继承人,文濯他只是来协助你的,有些事情,你的想法不完全,他提一点建议无伤大雅,更何况,这是你爸的孩子,你总不可能把他赶出段氏!”

段亦阳那一瞬间不知道心里是该悲哀,或是该感动,眼角飞起来,有倾城的冷色在里面缓缓流淌,他站起来,面向众人:“我还是那句话,这个家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说着,站起来抬步要走!

“站住!”段老太太喝道。

“奶奶,我说过,既然他要来,那么我走!我是不可能跟他在段家共存的,这个家里不是他死,便是我亡!”悠悠话传出来,却是句句诛心。

诛的是段亦阳自己的,他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恨一个人,能恨到这般。

如果爸爸醒来,他会不会跟他绝裂,父子成仇?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从小疼他爱他的爸爸属于别人,他不再是他一个人的父亲,不再是他一个人的守望,他……变成了别人的父亲。

出了饭厅,夜色森凉,或许这夜本就是寒凉的,只是他没有感觉到,段亦阳一手捂住心口,一股密密麻麻的痛又自心脏上传来。

那疼,几乎要击垮他一样。

病发了,他颤颤巍巍的去摸口袋,准备把药拿出来,可是手抖得太厉害,那药怎么也找不到。

他的身子开始摇晃,天地仿佛都在颤动一样,他眼底的光慢慢褪却,不复明亮。

像是这座大山随时都会倾倒,像是这座树会拔根而起,终于一双手扶住了他,是申远,跟他回来却没有进去的申远,男人扶住他,从他口袋里掏出药。

段亦阳吃了药,靠在申远肩上,那股子锐痛慢慢的平复下来,他失神的望着远方,不知道看向哪里,良久,才悲凉一笑:“这次,又糊弄过去了!”

他知道老太太让他回来,肯定要说遗产的事情,而这次因为在饭厅里他大动干戈,所以众人才作罢,只是没有想到,他会犯病。

已经很久了,当他难过,他无助,他彷徨,只有申远在。

申远难得这次没诽谤他,眉头紧紧锁着:“你说,你这又是何必!”

跟段家不和,申远从始至终都知道,他心疼段亦阳,这个明明该是段家正统嫡子,最有权力接手段家一切事宜的男人,却因为一份遗嘱始终得不到段氏最大的掌控权。

“这是我妈的地方,我总得回来看看!”目光开始移动,一点一点的看着这山,这景,这夜,这一切,多看一眼,再走。

申远陪着他看,这美丽非常的大宅里,谁也不知道蕴藏着怎样的惊心动魄,他轻叹了一口气,始终没说话。

段亦阳想安静的时候,他自然不会多嘴。

而他想倾诉的时候,他洗耳恭听。

这世界上,便有这样一个人,他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说得正是申远,两人说是知已差了点火候,说是朋友多了份相信,那就是至交吧,只有至交才能无时无刻不记挂在心。

“走吧!”段亦阳看够了,喃喃一句,申远想扶他,可这个自尊心强大的男人,并不愿意,转过身子,准备返回原路,却看到不远处树影里同样站了一个人。

月色稀薄,月光并不明亮,这两人一时没发现那里站了一个人。

他站了多久了?

而那人,自然是晚到的文濯无异,男人依旧是简单的白衬衣,黑色长裤,一副风清俊雅的贵公子模样,眸色掠过来,似有一丝疑惑:“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他倒是先发制人,段亦阳嘴角依旧勾着,笑却是轻蔑的:“我们做什么,与你何干,文副总,你这是回来搬救兵了?”

文濯脸上有一丝难堪,却很快抹去,幽黑的眸子里星芒点点:“我做什么,又与你何干?”

“姓文的,我告诉你,段家的水很深,你小心点,指不定哪天命都没了!”段亦阳说完,这话,抬步离开,文濯却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你跟童越到底什么关系!”

《浅婚成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