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宠之娇相难惹》盛世绝宠 别惹嚣张妃 69文 绝宠之娇相难惹69文

绝宠之娇相难惹

现代言情连载中

完结小说《绝宠之娇相难惹》是沈孟欢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夜砚,流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周围原本害怕祸殃自己的百姓也慢慢将两人包围,看起

|更新:2021-01-22 20:04: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绝宠之娇相难惹》是沈孟欢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夜砚,流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周围原本害怕祸殃自己的百姓也慢慢将两人包围,看起

《绝宠之娇相难惹》免费试读

周围原本害怕祸殃自己的百姓也慢慢将两人包围,看起了热闹。

两方正僵持不下,一灰衣布料的仆人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到君溪月身侧,小声在她耳边说道:“小姐,少爷请您回客栈,有要事相商。”

君溪月正在气头上,闻言,想也不想地回道:“你是不是活腻了,没看到本小姐正忙吗!”

“小姐,少爷请您回客栈,有要事相商。”那人又重复一遍。

她皱眉,难道哥哥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成?杏眸狐疑地瞥了身侧传话的人一眼,说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那人又再度退进人群中,消失无踪。

君溪月不甘心地收了内力,夜砚也顺势松手,鞭子从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新回到她的手中。

她扬言道:“我今日有事,暂且放过你,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说罢转身离开。

两人以后能不能碰到还是个未知数,夜砚根本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他转身想走,眼角的余光瞄到一旁被扫落的花架,脚步一顿,转而蹲到残破的花架前,看着脚下打碎的红梅,花枝从中折断,花瓣散落一地,预示着它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

这时卖花的小贩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是个中年妇女,她匆匆忙忙收拾着其余完好无损的花,看到蹲着的夜砚,叹息一声,“这红梅虽小了些,却是我这花中魁冠,就属它看着最讨喜,只是如今,看来是养不活了。”

她把最后一盆花抱上推车,推着车走了,留下一地混合着花盆碎片的泥土和那枝残破的红梅。

夜砚低着眸子想了想,寻了块粗布,用泥土将红梅的根部护好,把盒子往腋下一夹,双手捧着它离开摊子。

他先回自己的房间把花放好,才去了书房。

雪流瑾正在书房练字,一横一竖笔画流畅,形若游龙,一字终了,她放下手中的笔,反观雪白的宣纸,上面有四个字,天道酬勤。

听到门口的响声,她眸子都不抬一下,“回来了,残风可送去了?”

夜砚走进来,在书案前站住,双手捧着盒子,“小姐,已经送过了,只是……”

只是?

她抬眸,似是猜到了什么,问道:“是不是他不收?”

夜砚点头,继而说道:“看慕公子的意思,是要站在太子那边了。”

雪流瑾听到确切结果,心里并没有特别大的波动,她早已料到这个结果了不是吗。

“好,我知道了。”她淡淡道,慕千城既然不收残风,那就只能从别的地方入手了,这样想着,她突然发现夜砚还站在那里,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疑惑,“你还有其他事吗?”

“小姐,之前你在马车上问属下,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执行危险任务。”他顿了一下,接着道,“是因为属下想要早日升上九级,就可以早日离开。”

雪流瑾听着他的话,怔愣片刻后,眉梢一挑,凤眸中浮上一丝笑意,“哦?那你现在不想升上九级了?”

她早在马车上就已经猜到了是这个答案,只是自己猜到和他亲口说出来完全是两种意思。

“依旧想。”他回答,“只有实力越来越强,才有和小姐并肩作战的资格。”

话语落下,屋子里有一瞬间的静寂,慢慢的,雪流瑾勾起了唇角,不得不说,夜砚这番话让她心情甚是愉悦,下属这么有上进心,她这个小姐也不能太吝啬是不是。

“夜砚,你平时都用什么武器?”沉吟一瞬,她开口问道,她记得夜砚好像也是用软剑的。

“用剑。”他说道,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恩。”她点头,“那正好,残风是把好剑,我看你也没有件趁手的武器,就送给你吧。”

几乎是在话落下的那一刻,夜砚猛然抬头,一双黑眸定定地望着她,想看出这句话的真假。

确定是真的之后,一阵狂喜几乎将他淹没,心中亦是雀跃不已,他看着手中的盒子,原本以为,他此生与这等奇剑无缘,没想到……

“小姐,属下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问吧。”她语气懒洋洋的。

“小姐是不是早就知道,刚开始属下并非真心愿意跟在小姐身边的?”

“那当然,你以为本小姐白活了十几年。”她扬了扬眉梢,挑着凤眼看他,一副你敢小看我的神情。

“那小姐,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恩……从我让你磨墨,但是你却把墨溅出来的时候开始,那时我便知道你其实是不愿的。”她想了一会儿才道。

夜砚听了却沉默了,原来小姐那么早就知道了,那她对他该有多失望。

“也不用站着了,喏,那是为你准备的。”她对着书案下方一侧轻轻抬了抬下颌。

这时夜砚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书案的左侧竟然也摆了一张略小的书案,他忽然想起之前雪流瑾说的话,要他开始习字,还要罚抄《列国传》一百遍。

“属下多谢小姐赐剑。”他又跪下谢恩。

然后抱着盒子站起身,走到那方书案前盘腿坐下,桌上早已摆着笔墨纸砚和几本书,其中就有《列国传》。

将盒子放在身边,他踌躇了一会儿,伸手翻开一本书,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看得他眼花缭乱,除了几个简单常用的很多不认识,正当他不知如何时,雪流瑾开口了。

“我只读一遍,你要记清楚。”她从自己桌上取过一本相同的《列国传》,心里不由自主地感慨,没想到她也有当教书先生的一天。

她这是要亲自教他习字,夜砚有点受宠若惊,神色更慎重了。

“是。”他沉沉应道。

落日黄昏悄然到来,一本列国传读完,已经接近傍晚,夜砚拧着剑眉,把书合上,列国传里包含了各国各地的民风民俗,地势分析,节日传统,简直是包罗万象,详细至极,他记忆力极好,可还是有些地方还需要慢慢琢磨。

“去备膳。”夜砚还在思考,就被这三个字打断,他看了一眼窗外,发现竟然已经到未时了,立即丢下书站起身。

“小姐请稍等。”

半日在列国传中匆匆过去,夜砚伺候雪流瑾睡下时已入亥时,上天今日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他到现在还感觉有些不真实。

他带着列国传和残风回到自己的房间,黑暗中只有几缕月光隐隐约约透进来,练武之人即便是在黑夜也能看的清清楚楚,不点油灯,他走到床前坐下,将残风和列国传放在枕侧。

目光流转,落在桌上的小灰身上,它正在吃东西,定睛一看,蓦然一惊,快步走上前,伸手就把它提到一旁。

一只手试探着摸了摸红梅的枝丫,原本有的叶子已经被小灰吃掉了,到处光秃秃的,屋里烧着地龙,水分流失的也快,感觉已经快干枯了,不知还能不能活。

他寻思着,捧着红梅出了房间,走到晚湘居的小后院,绕了一圈,最后选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蹲下,挖了个坑,一点一点把红梅栽好。

他已经尽力了,能不能活就看它自己了。

盯着红梅看了一会儿,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犹豫了一瞬,他在梅花旁边又挖了一个小坑,然后缓缓从怀中拿出一块包裹着东西的丝绢,打开看了最后一眼,毅然将东西放进坑中,埋土填平。

以前的自由,希望,梦想,都让它过去吧,从今往后,他只是夜砚。

《绝宠之娇相难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